东风夜放花千树。

【爆冰】草莓冰沙

*是个甜饼……但我觉得我完全不会写甜饼……是eternal oblivion绝里和星光的故事!

*最近越来越颓废,脑洞都快在脑子里发酵了……想写风血,风血真的好可爱啊shfksdskgnrkfnk



绝里交完了任务从工会出来的时候发现天色还早,太阳还挂在半空中洒下金色的光,照得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他伸了个懒腰,眼睛一瞥看到街角有一家新开的店。木质的牌匾上用墨绿色写着一點點三个大字。

是家甜品店。

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推开玻璃门的一瞬间凉风扑面而来,吹走了午后的一丝热意。门上的风铃晃了几下,引来了店里坐着的人和柜台后在打瞌睡的女孩的注意,他们有些惊讶地看了眼这个肤色偏紫的男孩,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小声地交谈。。

穿着围裙的女孩抬起了头,朝绝里露出了一个微笑:“欢迎光临,想吃点什么?”她指了指身后的价目表,干干净净的两列文字,写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甜品。

绝里闻着空气中淡淡的一丝甜味,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应这里的气氛,手脚有些不知道怎么放。他抿了抿唇抬头看了一会儿,开口到:“一份……草莓冰沙,有么?”

“好的,一共是32金币,找喜欢的位置坐下吧,稍后会给您送来。”女孩接过了递来的钱清点了一下,然后转身对身后的小门里吩咐了一声。

绝里点了点头,酒红色的眼睛扫视了店里一圈,然后迈步朝床边木质的桌椅走了过去。他有些无聊地靠着椅背,盯着自己指尖上交替跳跃闪现的四种元素发了会儿呆,忽然觉得店里过于安静了,周围的座位上都是小情侣或是成双结对的女孩,甜腻的气氛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和他的气场格格不入,这认知让他整个人在椅子上都觉得局促起来。正当绝里想起身离开时,一声轻扣吸引了他的注意。

透明的高脚玻璃碗里堆满了雪白细腻的冰沙,像小雪山一样,混着新鲜草莓果肉的红色草莓酱整整齐齐地淋在上面,从山顶缓缓往下滑,将周围的一小块冰沙晕染成了淡粉色。

绝里愣愣地盯着自己点的甜品,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浑身上下都是寒气。他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诡异的联系从脑海中驱逐出去。他拿起一旁银色的小勺子,挖了一小口冰沙送进了自己嘴里。

绝里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清甜的凉意在嘴里迅速扩散开来,仿佛让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好起来了。连续好几天的任务让身为远程魔法师的他体力有些透支,本想马上回去睡一觉的想法也被暂时搁置了。他放松了身体,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不紧不慢地一勺一勺把冰沙往嘴里送,眼神散漫地瞟向了玻璃窗外面。

然后他的眼神凝固了,手也停在了半空。

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在晴朗的阳光下都清晰可见的缭绕在周围的寒气。

刚刚在脑海里闪过的人出现在了玻璃窗外的不远处,正往自己这边走来。绝里暗叫不好,连忙试图低头掩饰自己,祈祷着对方路过的时候不要被发现了。

他盯着被挖了个山尖尖的冰沙看了一会儿,抬头的时候发现那个人不在外面了,刚想松口气,就听见一阵丁零当啷的、风铃撞击在玻璃门上的脆响。白发的男孩推开了门,直直地朝自己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空位上。

绝里觉得自己脑子轰一下一片空白。

 

男孩坐下来以后也不说话,盯着绝里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向了他手里的冰沙。

绝里一下子又觉得局促起来了。他踌躇了一会儿,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星……星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着冒险团去斯顿雪域了吗?”

“任务做完了。”少年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继续垂着眼盯着那碗冰沙。

“哦。”绝里有些紧张地应了一声。空气又安静下来了,时不时有目光瞟向他们这边来,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扫视了几眼,又回过头做各自的事。星光就像一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偶尔眨几下眼睛,目光随着绝里吃冰沙的动作轻微地上下移动。

绝里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试探着开了口:“你要……吃这个吗?”说着还用勺子指了指自己挖了一半的冰沙。

星光摇了摇头。

“那要不要吃别的?”

依旧摇头。

“哦。”

见状,绝里默默收回了把碗推出去的动作,有些沮丧地继续吃着剩下的冰沙。甜丝丝的味道在嘴里也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他又转头看向了窗外,依旧是人来人往的冒险家穿梭在街道上,一墙玻璃把外面的热闹隔离了开来,让这个小小的甜品店变得恬静下来。

有点太安静了,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绝里又忍不住偷偷瞄了回去。星光依旧在盯着冰沙看,雪白的头发,苍白的肤色,白色的睫毛和晶红的眼,整个人冷得像一座冰山,心也是冷的,没有感情。绝里在心里悄悄说道,然后有些失落地瘪瘪嘴,因为这意味着有些感情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星光忽然抬起了眼,看了他一眼。

绝里手一抖,半勺冰沙掉回了碗里,他慌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眼神移向窗外,撑着下巴迅速挖了一勺往嘴里塞,来掩盖措不及防下有些颤抖的手臂。他一勺勺挖着,柔软衣料下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紧绷着,眼神毫无聚焦地在窗外乱晃,完全没有发现冰沙已经见底的事。当他把最后一勺举起来的时候,冰凉的触感忽然包围了他的手腕。

绝里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苍白有力的手,往上看是深蓝色的衣袖,再往上是他暗恋的人的脸。他一下子僵住了。

星光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在他愣神的时候一把抓过他的手,然后就着绝里握勺的姿势把最后一勺的草莓冰沙送到了自己嘴边,张开嘴微微倾身凑上去,一口吃掉了原本应该被绝里吃掉的甜点。然后他松开了绝里的手,坐下来咀嚼了两下,最后舔了舔嘴唇。

“有点甜。”

他站起身从上而下俯视着绝里,说:“现在吃完了,我们回去吧。”

 

 

 

我是一點點甜品店的店员,在这里工作蛮久了,也遇到过很多各种各样的客人。其中一个,大概是两年前的时候,有个长得超可爱的、酒红色眼睛的男孩子来店里点了个草莓冰沙。就一个人坐在窗边吃,还看着外面发呆。后来又进来了一个白色短发的男生,也巨好看,好像和他认识,就坐在他对面看他,还用他的勺子吃冰沙。之后我和店里面别的小姐姐悄悄讨论过他们是什么关系,聊了半天也没结果,后来就给忘了。

今天下午我又看到那个白头发的男孩子了。他把头发留长了,披在身后,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亲和多了。他也点了个草莓冰沙,坐在以前那个男生坐过的位置上看着窗外,感觉像是有心事的样子。他吃得很慢,等天色有点暗了才离开。

之后我经常会见到他,每次都一个人来,每次来都点一个草莓冰沙,每次都会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上。如果位置被别人坐了他就会靠在窗边慢慢等,盯着那个位置发呆。

但我再也没见过那个酒红色眼睛的男孩。

 

【END】




评论(6)
热度(37)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