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毕侃】Lemonade(一发完)

*模特x设计师,双向暗恋,HE

*全文9k+

*故事里场景来源于真实生活,事件都是编的

*四大金花有出场,微量杰芙 洋灵 长得俊

 

姐妹们过年好啊!!年初一祝大家红红火火


-I-

    下一个走出来的是黑发黑眼的亚洲模特,五官精致又立体深邃,微卷的发丝垂下来搭在白皙的脸颊两旁,露出刘海下一双锐利的眼睛,和右眼角旁的一颗泪痣。他穿着一件如蝙蝠般飘逸的黑色廓形长衬衫和紧身的黑色长裤,长到膝弯的后下摆在定点转身的时候带起一道凛冽的弧度。

    年轻的男人坐在观众席最不起眼的角落,透过镜片眯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模特走完了T台的全程,直到消失在后台才收回了目光。他披上外套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出口,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下一个出场的压轴模特。

    “喂,还没结束呢?不看了吗?”灵超追了出去,“我还没看到压轴呢?”

    陆定昊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每次都这样,看完那个人就走,就是为了过来看人的。你习惯就好啦。”

“啊?谁啊?刚刚那个一身黑的吗?”

“嘻嘻,那可是希侃的梦中情人,暗恋了五……”陆定昊还没说完就被扑面而来的大衣盖了个满脸。男人回过了头,不爽地眯起了眼:“闭嘴,陆定昊。”

    灵超在低头翻宣传册:“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刚刚那个模特叫……毕雯珺?”

 

    作为山本耀司工作室旗下的热门新人,李希侃和灵超有幸得到了观看这位神话人物和adidas Y-3系列合作的时装秀的机会,陆定昊则是凭借着他有惊人背景的男朋友轻松获得了入场券。入场之前他还不忘说了第21遍每次看秀前都会和李希侃说过的话:

    “我有办法提前带你们去后台的,你真的不想去近距离看看你的first love吗?”

    “住口!小嗲精。”李大设计师第21次一爪子糊在陆定昊脸上如是回道。

    第一次看到这场面的灵超左看看右看看,会说话的大眼睛眨了又眨。陆定昊捕捉到了他眼里的疑惑,摊手耸了耸肩:“说白了就是怂呗!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人家不敢上前,毕业以后每次有毕雯珺的秀他一定会赶去看,前几年还没现在这么大本事的时候好几次大秀都是来拜托我的呢!”他往灵超身上一靠,戏谑地看着快炸毛的李希侃,“唉我这半个僚机当得好失败啊,整整五年了他居然都没见过人家一面,直线距离最近30米,还是上厕所的时候碰巧看到毕雯珺走进了最里面他就唰一下躲进了最外间。弟弟你说这行为算不算痴汉?”

    灵超也惊了:“这么怂?他在我们工作室里人称李怼怼啊,连那些顽固的老古董都铁着头上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你不知道上次有个呆了好几年的高级设计师看他的设计被高层采纳了不爽,就当众说他那个圆形涡纹主题是元素拼凑没有灵魂,结果被希侃拉着从五项原则到历代设计史到山本耀司的作品集讲了大半小时,绕到对方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怀疑!啧啧,我真该把那段录下来以后拿去培养公司新人。”陆定昊快笑摊在灵超身上了。

“皮痒?”李希侃冷笑一声,“还有十天零十三个小时就要大赛了,你俩的设计初稿呢?”

对面两个人闭上了嘴站直身体,挠了挠快秃光的头发。

 

    灵超还是不死心,回去以后打开QQ私戳陆定昊:“昊哥昊哥,你和希侃哥是不是大学同学啊?他和毕雯珺大学就认识了吗?”

    “是啊是啊!唉我和你关系好才偷偷告诉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哦!他大学时候和现在差别可大了……”

 

    和许许多多的留学生一样,陆定昊在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的痛苦学习和挤灵感的过程中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校园里的学生们都打扮得时髦靓丽,围着Burberry的围巾,穿着Saint Laurent的风衣和Givenchy的衬衫,女孩的臂弯里还会挎着小皮包,每个人到每根发丝都是精致而优雅的。他也开始学着和朋友们去牛津街或是哈罗德百货耐心地逛当季新品,出门前花上半小时挑选适合的搭配,走在世界潮流的最前端。

    所以当他在学校里看到那个穿着格子衬衫和运动长裤的学生时有那么一点点惊讶。过长的刘海让他看不清对方的样貌,显得那人阴郁又邋遢,像是隔壁帝国理工计算机系溜达出来的。

    陆定昊很快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只是偶尔会在课上这个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眼的中国人。他的出现偶尔会引来周围人好奇和不屑的目光,听课时也只是在打瞌睡或者转笔,在车间裁剪出的设计更是普通的没有一丝亮点。

    是没有任何特点的普通人。如果没有之后发生的事,没有误打误帮了李希侃的忙,陆定昊一直会这么想的。

 

    李希侃一直不太喜欢英国。不光是因为这里的牛肉不太好吃,他更讨厌这里高傲又虚伪的人。

    来到伦敦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无论是古老沧桑的建筑群还是夕阳下的泰晤士河都无法在他脑海里激起一丝的火花。他不屑于为了应付作业而绞尽脑汁去借鉴别的作品,借用别人的灵感,也不想去配合那些鄙视他的同学做小组作业。凭着在国内累积的过硬的知识和本身惊人的天赋和领悟,他在这里勉勉强强能混个及格,不至于到被退学的地步。

    李希侃也曾想这样混混到毕业拿个毕业证回国,这里的学习和生活已经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暮春的伦敦天气很好,金色的阳光为这座古老的城市点缀了瑰丽的一笔。他挑了个周日的下午背着画板和笔去了剑桥大学,想摸索感觉画画速写。午后的剑河上波光粼粼,倒映出苍翠的松树、盛开的繁花、撑船的船夫和这座令人神往的校园。那天没什么游客,李希侃久违地放松了身心,慢悠悠地穿梭在爬满青苔的教学楼中沿着河边走,观察着合适的角度作为速写点。最后他在叹息桥前面的草地上盘腿坐下,开始用画笔记录这座精致秀丽的桥和剑河最美的春日景色。

    钟楼敲响的时刻,会有下了课的学生来来回回从桥上经过。他们在这晴朗的风光里踏着春色而行,为笔下的画增添了几分色彩。

    那个人走上桥的时候,太阳开始落下了。他穿了一件立领的白衬衣,扣子严谨得扣到了最上一颗,酒红色的领带打了一个标准的温莎结;笔挺的黑色西裤衬出了修长的腿,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脚踝。他的一条臂弯里挂着黑色的西装外套,踏着一地金色的晚霞,黑发被阳光晕染出了泛金的色泽,俊秀淡漠的脸庞微微侧了一边,露出那颗画龙点睛的泪痣,像是北欧神话中俊美无匹的光明之神巴尔德尔。叹息桥两边的窗上里刻着精致的雕花,那个人的身影在窗户的镂空中时隐时现,朝李希侃这头的方向走来。

    他出现的一瞬间,李希侃霎时觉得这片天地的风光都失色了。无论是苍翠的松树、盛开的繁花、还是撑船的船夫和古老的校园,都只是衬托他的背景。他呆呆地看着那个人越靠越近。似乎是注意到了坐在草坪上画画的李希侃在看着自己,他礼貌地朝李希侃笑了笑,褪去了原本冷漠的神情,一片光风霁月。

 

-II-

       在李希侃毕业后的这几年里,他辗转去过了很多的时装设计公司,有高奢品牌,也有大众潮牌,但无一例外地都得到了一致好评。和大学时期的他不同,李希侃开始变得耐心而认真,他会很认真地去听客户的要求,一次次地往打板样衣间跑,有时还会亲自去拍摄现场看。但对于所有的订单他只有一个要求——穿上他的衣服的模特必须经过他的认可。李希侃从不关心模特的口碑和名气,有高挑纤瘦的,有肤白如玉的,有线条明朗的,有腿很长的,也有眼角有痣的。他甚至偶尔会陪其中的一些模特去商场逛逛街,试试衣服或是喝杯下午茶。

    陆定昊有仔细观察过和李希侃合作过的模特,最后肯定地得出一个结论——这些所有的模特或多或少都有和毕雯珺相像的地方;而那些他陪着约会的模特,更是从某些角度看上去有接近毕雯珺的样貌。

    时尚圈十男九钙,不少年轻模特都觉得这位天才设计师对自己特殊照顾,看着他那张狐狸似的、漂亮的脸蠢蠢欲动,妄想和他度过美妙的夜晚。曾经伴随李希侃设计实力一度传开的,还有风流倜傥的名声。陆定昊把那些传言说给母胎solo的李希侃听的时候毫不忌讳地看着他精彩的表情放声大笑。笑完了把眼泪擦了问李希侃,为什么要去看毕雯珺那么多次而不敢见他。当时李希侃支支吾吾了很久才说:“他是我的灵感。”

       从当初第一眼在叹息桥上看到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时,李希侃就知道自己陷进去了。这么多年,他像追星的小女孩一样不落下毕雯珺的每次走秀,不仅是为了看一眼他,更是为了寻求新的灵感。他是他的灵感来源。

    他的维纳斯。

    他的神。

    “人又怎么能企图染指神呢?我会接下阿芙洛狄忒的苹果,但我不会试图去占有她。”

 

    陆定昊噼里啪啦打字给灵超:“你不知道李希侃是怎么要到毕雯珺的联系方式的,绝了。当时我和黄新淳在市中心吃饭,过了一会儿黄新淳接到电话说他朋友在市中心正好办完事,问我愿不愿意让他和我们一起来吃。然后那天李希侃去市中心压马路,路过餐厅的时候正好看到靠窗的我们……哇塞明明我们之前只是上课的时候打过几个照面他居然记得我!马上就问我认不认识那个眼角有泪痣的大帅哥。我就问黄新淳要到了毕雯珺的微信给他。”

    “咦那他俩不应该是认识的吗?难道希侃哥没加他?”

    “加了。”陆定昊恨铁不成钢,“他还把人约出来见面了呢!他花了很长时间打理自己,本来就是很会搭配衣服的人,只是平时比较邋遢而已。我那天看到他出门的时候都惊了!本来以前以为应该是长得很凶的那种人,没想到那么乖!他问我这样行不行奇不奇怪,我刚想放彩虹屁就看见他拿出了个口罩戴上了!所以毕雯珺压根就没见过李希侃长什么样。”

 

    毕雯珺到咖啡馆的时候,李希侃已经在那等着了。他收到这个人的微信消息说想请他当模特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惊讶,出于好奇和兴趣他并没有回绝对方,而是约了剑桥附近的咖啡馆面谈。

    男孩穿着深蓝色的丝绒西装和缀有蕾丝边的白衬衣,脸上带着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了一双到处乱转的眼睛。看见自己进来了,就怯怯地招了招手。

    “你好,”他的手指摩挲着玻璃杯,说话声音软软的,“我是圣马丁服装设计的学生,我们毕业设计展示要请模特来展示,那个……你愿意当我、我的……我的模特吗?”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有点紧张,不敢看毕雯珺的眼睛,微微低下了头,露出黑色的发旋。

    “你叫什么名字?”毕雯珺用手支着头看他。

    “啊?哦哦,Saykan,我叫Saykan,s-a-y-k-a-n。”

    “ 没有中文名吗?”

    “如、如果你愿意来的话,你和他们说是Saykan的模特就行了……”李希侃声音越来越小。

    毕雯珺皱了皱眉,却没有在名字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

    “那到时候衣服你怎么给我呢?”

    “啊?”李希侃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在看到毕雯珺的一瞬间又赶忙低下了脑袋,“你、你答应我了?”

    毕雯珺本来说还想在考虑下,但对视上那双希冀的眼睛时,话到最边又变了:“嗯。我答应了。”

    “哇……那、那个,谢谢你!”李希侃手忙脚乱地想表达自己的感谢,情急之下把服务员刚上的柠檬汽水推给毕雯珺,“给、给你喝!”

    毕雯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饶有兴致地问李希侃:“你是不是很怕我?从进门开始你好像就低着头不敢看我。”

    “不、不是!那个……我……是我的问题!”李希侃慌乱地想解释,又不能说自己对人家一见钟情有点那种意思,声音都卡壳儿了。

    “那展示前一个月你再来这里找我,把衣服给我吧。”毕雯珺见人是真的急了也不逗了,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

 

    “啊……蠢死了。”每次李希侃回想起的时候都会扶额,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接受王者段位陆定昊的嘲笑。

 

    “什么??你答应人家当模特?你毕业论文怎么办?”

    “你觉得以我的成绩需要担心那个吗?”

     “我去……雯珺你变了,变得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子情书都当挑战书的大木头了。”

 

-III-

    李希侃提到的大赛是全球青少年服装设计比赛,是所有服装设计比赛中含金量最高的了。名校毕业并在时尚圈小有名气的三人自然是拿到了总决赛的资格。三个人在当天上午就赶到了会场进行准备。

    听说自己约好的模特还没来的时候李希侃匆忙赶到了A区的后台化妆间。他的设计果然还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统一的盒子里,那个模特也没有出现在这里。离比赛开始只有一小时不到了,化妆试衣满打满算也只能堪堪赶上。他阴沉着脸拨了助理的电话:

    “我的模特呢?……对木子洋!……什么?!他现在在C区?……他被灵超借走了?这种事你怎么不早和我说?!……你说我答应了?那是我梦游说的话怎么能算数呢!……你帮我约了新的模特?我衣服都是按木子洋的身高身形裁剪的怎么换人?……你说身材差不多?新模特是谁?”

    “是我。”一道干净的男声从背后传了出来。

    李希侃一下子噤了声,大脑当场死机。

    似乎是急忙跑过来的,对方轻喘着气绕到李希侃面前,微微低下头看着他说:“对不起啊,路上堵车了,没耽误你多久吧?”

    太近了。那张他在脑海里描绘了无数遍的宛若神工鬼斧的脸此时离自己不到五十公分,脸上还带着微微歉意的表情,耐心地在等自己开口。毕雯珺看到和自己这位合作的设计师精致而又过于年轻的脸庞时愣了一下,刚想再度开口就被打断了:

    “对不起我去上个厕所!”李希侃唰一下冲出了化妆间直奔洗手间。他撑在洗手台上大口喘气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又低下头掬起一把冷水打在脸上。他拨通了陆定昊的电话:“是不是你干的!”

    “咦你说换模特的事吗?我看过灵超的设计,确实他的比你的更适合木子洋,我就和你的助理说了。他没有给你安排新模特吗?”

    “我说的就是新模特!”

    陆定昊好像刚刚反应过来,换上了甜甜的嗓音:“呀你们见面啦~不要害羞呀侃侃,毕雯珺不比木子洋差的啦。”

    “谁他妈害羞了!!!”李希侃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此时再换一个模特已经来不及了,李希侃本能地想逃避事实,干脆放弃比赛算了;理智又在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他纠结地、慢吞吞地走回化妆间,就看到毕雯珺已经把外套和围巾都脱了靠在墙边。看到李希侃来了,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个……你是不是不愿意让我当你的模特?”

    不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绝对没有。李希侃面对毕雯珺暂时还没有恢复语言能力,于是他疯狂摇头。

    “那是我不符合你的要求吗?”

    不不不是!李希侃急得都摆手了。

    “那是我不适合你的设计?”

    李希侃继续摇头摆手,想了想又点点头,又摇摇头。

    毕雯珺被他这番举动搞得有点懵,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是、是这套衣服,是我设、设计的……配、配不、不上你。”李希侃嗫喏着小声回答,他盯着地板上的花纹,紧张得结巴了。

    毕雯珺似乎被他的回答和行为逗乐了,他轻笑了一声,手撑着膝盖微微弯腰低头去看李希侃的脸,放柔语气说:“哪有什么配不配的,衣服都还没有试怎么知道配不配?”他像哄小孩一样,想安抚李希侃看起来过于紧张的情绪:“现在时间不多了,不如就让我试试看?”

    李希侃被那双星星似的眼睛看着,除了点头就不会做别的反应了。

 

    回到观众席的时候,李希侃还是没缓过神来。陆定昊和灵超贱兮兮地凑过来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嗨少女,激不激动开不开心?有没有小鹿乱撞?”

    “陆定昊我今天不搞死你我就不姓李!”李希侃一把掐住了陆定昊的脖子,“下次你再给我整出这样的事你信不信我把你大学和黄新淳的事告诉Jeffrey?!”

    “信、咳,信信信!好汉饶命!”陆定昊挣扎着向灵超伸手求救。灵超会意地拍了拍李希侃的肩,“哥,比赛快开始了,还得看毕雯珺走台呢。您存个档先?”

    李希侃一秒放开陆定昊坐正身体,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和颤抖。

    陆定昊看着这一幕捂着快断气的脖子翻了个白眼。

    不止李希侃,其实他们三个都很紧张。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不仅证实了他们的才华,更奠定了日后的发展。当陆定昊的模特走出来的时候,他大气都不敢出,两手分别抓着灵超和李希侃。李希侃嫌弃地扒拉下了他的手:“行了小芙,虽然你人很给圣马丁丢脸但是你的设计还勉强能看看的。”

    “什么嘛,哪有这么夸人的。”陆定昊虽然嘴上逞强,但手还是放松下来了。

    紧接着出场的就是灵超的模特木子洋。确实就像陆定昊说的那样,灵超的设计就像是生而为木子洋打造的一样,在木子洋的展示下绽放了属于他自己的设计风格,也衬的木子洋像是世界顶级T台走出的王子,相得益彰。

    “哇……超儿,你这样哥哥们很有危机感啊。”陆定昊笑着勾住李希侃的肩膀,“侃哥怎么看?”

    “嗯,很不错。”李希侃点了点头。

    陆定昊还想夸两句这个很有天赋的弟弟再损几句李希侃,就感觉到李希侃屏住了呼吸。

    出场顺序是随机的,木子洋消失在舞台后的时候,毕雯珺走了出来。

    和曾经酷爱的黑白色冷淡风格不同,李希侃这次的设计剑走偏锋地以正红色作为主题,高贵而又热情似火的颜色。

    煌——这是这套设计的名字。

    李希侃选模特会选和毕雯珺相似的,因为他设计衣服的时候脑海中的主角从来都是毕雯珺。所以他的每件设计和毕雯珺都是天衣无缝的配。此刻的毕雯珺宛如带着王者一般的气场不急不缓地走着,却又透露出极致的热烈和张狂。

    评委席又一次骚动了。

    陆定昊和灵超拼命鼓掌:“侃哥不愧是侃哥。”“绝了,下凡辛苦了两位神仙。”“怎么想到的设计啊,太牛逼了。”“你过去绝对被低估了,你的衣服都应该让毕雯珺穿。”“我好想看看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怎么想出来的这。”“李希侃缺不缺腿部挂件!”

    李希侃一反常态地没有臭屁,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毕雯珺走回去,然后双手缓缓地捂上了脸。

    “呜……他穿我的衣服了……好好看啊……”

 

    “诶?你就是李希侃吗?”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出。

    三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眼睛大大的、长得很可爱的男生坐在他们旁边的位置上,正好奇地看着李希侃,他伸出一只爪子挥了挥:“你好呀!哇你本人好好看诶!”

    “你是……?”

    “啊,我叫尤长靖啦。前面那个雨夜是我的作品哦!”

    “卧槽,”灵超低声说,“是那个和李希侃并称新生代双骄的尤长靖吗?”

    “卧槽,”陆定昊也低声说,“那个雨夜是刚刚评委席一阵骚动的、李希侃自愧不如的作品吗?”

    “你认识我?”李希侃没工夫理会两个傻队友,转过身和尤长靖说话。
       “对啊!你可有名了!”尤长靖张大了些眼睛,有些兴奋地说,“你以前从来没在公众场合露过面,有传言说你其实是个未成年不能出境;也有见过你的模特说你长了一张神仙脸,被他们称为直男斩;还有人说你挑模特全凭喜好,每个被你看上的模特都会红;还有……”

    “好啦小尤,你这样很不礼貌哦。”一个磁性的男声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尤长靖,只见坐在他旁边俊逸的年轻男人说,“你不是要来和人家交朋友的吗?”

    李希侃和陆定昊对视了一眼。

 

-IV-

       圣马丁的传统一向是将所有学生的毕设挂在人台上进行展示和导师教授打分,这次却一反常态的要求在学校自备的T台上进行走秀。模特可以由学生自己找,也可以通过学校资源去联系专业机构的模特。这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不仅要准备作品,还要挑选最适合的模特。

       好像一只手拨开了迷雾,遇到毕雯珺之后,李希侃的脑海中开始源源不断地涌现了灵感。二十年来他从未如此强烈而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设计服装,它对自己有什么意义。毕雯珺的出现,明晰了他的目标。

     他开始认真上课,连续几个月熬夜补回了过去几年缺失的知识,频繁地出入学校的样板房,甚至一次次去布料厂亲自选购材料。就像多年前的老教授鼓励他的那样:

       “李希侃,你是被爱与美之神眷顾的孩子。你会成为最棒的服装设计师。”

       走秀的那天,在一众设计了女装的学生中,倒数出场的毕雯珺成为了全场的焦点。那是一件令人过目难忘的作品,倾注了设计师所有的爱慕与心血,最后化作绝无仅有的沉博绝丽,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也将他们带回到了那个李希侃第一次邂逅毕雯珺的镜花水月的午后。

       “Central Saint Martins 2017’s graduation thesis, The first price,——Sighs on River Cam.”

       “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2017届毕业设计,第一名——康河上的叹息。”

 

-V-

       “灵超,尤长靖。”比赛结束后,李希侃和陆定昊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叫住了两人,“接下来说的事可能有些冒犯,但希望你们能听我们说完。”

       “我和陆定昊明年准备成立一个自己的独立品牌,以亚洲为市场,主打中高端的男装实体连锁和高级私人订制。”李希侃说,“这件事我们从毕业后开始就策划了,现在大部分事情都已经敲定了,但我希望我认可的有潜力的年轻设计师加入我们。你们愿意当我们的合伙人,我们四个一起建立这个工作室吗?”

       “我的男朋友董又霖是现在顶级一线品牌创始人的独子,他会在资金和资源上全力支持我们。我和李希侃都是圣马丁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李希侃是年级第一的荣誉毕业生。你们愿意相信我们,创造一个新的帝国吗?”陆定昊也一本正经地问道。

       “没问题!”灵超一口答应了下来,兴奋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你们俩的情况我都知道,刚进山本耀司工作室的时候也是希侃哥一直有帮我。只是我没想到你们打算搞这么个大的,太酷了!”

       两人松了口气,又看向尤长靖,内心有些忐忑。

       “啊,你们也打算成立独立品牌吗?”尤长靖和他身边的男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男人笑了笑露出了酒窝,鼓励尤长靖说出来,“我其实来之前就想问问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创造新的品牌!所以才会问你们愿不愿意交朋友。哇有点巧吧!”

       “我去!”陆定昊开心地和尤长靖击了个掌,李希侃也难得笑出了声:“欢迎你加入我们,长靖。”

       “啊对了!这是我男朋友林彦俊,开模特公司的。木子洋和毕雯珺都是他的好朋友哦。”

       “嗨,你们好。”林彦俊笑着说。

 

    “那我呢?我能加入吗?”一个声音在李希侃的耳边响起。

    李希侃惊得转过了头,就看见毕雯珺穿着还没换下的衣服,微笑着站在那看着自己。

    陆定昊和林彦俊很有眼色地把想看热闹的灵超和尤长靖拉走了。

    毕雯珺走了过来,在李希侃想要逃跑之前双手撑在了椅子两边的扶手上,把对方困在了椅子和自己的双臂之间。他垂下头盯着李希侃躲闪的眼睛,笑着说:

    “我找你很久了,Saykan。”

 

    毕雯珺并不是一个容易善罢甘休的人。那天谈完分开后,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装作要走的样子在咖啡馆的拐角看不见的地方等李希侃出来。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至少要看看对方长什么样。

    李希侃坐在座位上还是很兴奋的样子,他拿出手机打了会儿字后果然摘下了口罩,露出了那张乖巧可爱的脸,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笑意。他看着毕雯珺喝了一半的柠檬汽水,把杯子拿到了自己面前,犹豫地盯了一会儿,然后小心地凑上去喝了一口。阳光轻柔地罩在李希侃的脸颊上,他像个小动物一样砸了咂嘴,然后满足地眯起眼睛笑了。

    好可爱啊。

    毕雯珺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他在李希侃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捂嘴笑了起来。

 

    “毕业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发消息你也不回。”

    “我、我换号了……”

    “问了黄新淳他也不知道你的真名叫什么,我之后去过圣马丁几次也没遇上过你。”

    “我、我不太回去看的……”

    “毕业之后我也做了模特,想着都在一个圈子里总能遇上你的,没想到你一次也没有来找过我当模特”毕雯珺说着说着嗓音里染上了一丝委屈。

    “我不敢……”李希侃拼命低头,他觉得脸上要烧起来了。

    毕雯珺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用手扶起了李希侃的脸,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随后认真地、缓缓开口:“我怕这次错过了又找不到你了,所以我有话要对你说。”

    “李希侃,我喜欢你。五年前在剑桥的咖啡馆就开始喜欢你了。”

    李希侃呆住了。

    他的神明此时就离他二十公分不到,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对他告白,告诉他自己对他的爱恋。

    “不……不行!不行不行!”他拼命摆手,“我怎么能配得上你!你应该、你应该好好地去走秀,穿漂亮的衣服,被我仰慕就可以了,我、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

    “李希侃,看着我。”毕雯珺抓住了他不安分的手,一字一句:“如果我是你的维纳斯,那么你愿意做我的阿多尼斯吗?听我倾诉爱,听我讲述情感,而你来塑造成就我爱与美的一切。”

    “你愿意为我设计衣服,让我帮助你一起实现梦想吗?”

    李希侃倾身向前,紧紧地、用力地抱住了他的神。

    “好。”

 

 

    “李希侃,你为什么会想到要建一个独立品牌呢?”

    “毕雯珺,你为什么后来真的去当模特了?”

 

    “因为我啊,我想要一点点变得更强,强到足以站在那个人的身边。然后用我自己的力量,为他一个人设计所有的衣服,办一场只属于他的秀。”

    “因为我想走进他的圈子,成为能站在他身边帮到他的人。在他需要我的时候,成为他的剑,披荆斩棘,希望他能实现梦想。”

 

    追逐梦想的路上酸涩艰苦,累了停下的时候,如果能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为你递上一杯用苦涩的柠檬做成的甜甜的柠檬汽水,那真是太好了。

 

-END-


评论(67)
热度(4567)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