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剑魂x剑宗】革命与誓约

*翻库存的时候翻到的,几年前参加DNF共创短篇比赛的作品,好像还拿了奖……这里也放一下(。

*全文4k

*参考了背景和二觉,但个人理解的两位,有私设,OOC



-序章-

【创新世纪·第三季·第九篇】

    在帝国守备军狂风暴雨般的围捕下,革命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前任首领生死未卜,军队内士气低迷,人心惶惶,革命军濒临解散。

    关键时刻,从帝国皇室护卫队中叛逃的剑宗天音解开鬼手之力,与魔剑签订契约,自暗精灵王国都城暗黑城带领革命军发动兵变,一举歼灭帝国侯爵斯派克的府邸及其护卫队,在三个月内与驻扎在帝国内部的革命军汇合。此举不仅拯救了即将溃散的革命军,更使得革命军成为了民心所向,自此,革命军正式吹响反帝国的号角。

    而天音被世人尊称为“剑皇”。


-第零年-

    嗒嗒的马蹄声回荡在这片被卡赞瘟疫肆虐的村落,到处弥漫着死寂的气息。马背上的官兵三三俩俩地聊着天,随意地四处搜索着存货下来的人。

    被中央放弃的废墟,因为需要新的试验品,人们厌恶地踏上了这片土地。

    这群人的运气很好,半个时辰不到,他们就在一个门虚掩着的瓦片屋里找到了缩在角落里浅眠的女孩。

    她浑身上下灰扑扑的,看样子已经十几天没有好好进食了。令人惊讶的是,女孩的皮肤白皙干净,没有任何感染了瘟疫的症状。官兵们破门而入时她刚醒来,就被毫不留情地拖上了马车。她挣扎着、哭喊着,凄厉的声音随着车轮滚滚消失在这片地方。

 

    白魂今天在山上抓了一只野兔回来,打算和相依为命的妹妹分享这个好消息。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房屋前,推开了门。

    门里,空无一人。

 

-第一年-

我被抓走了,在哥哥离开的时候。

他们把我扔进一个监狱一样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和我年龄相似的男男女女。他们告诉我,这是帝国的试验场,会在人身上切刀子,很疼很疼。

我是个孤儿,被村里好心的阿姨带回了家。阿姨有个比我大两岁的儿子,让我认他做哥哥。哥哥一直对我很好,有好吃的都会先给我。半年前卡赞瘟疫席卷了村里的人,大家陆陆续续地都死了。听说帝国打算放弃我们了。只有我和哥哥没有被感染,活了下来。但几天前,哥哥的手臂开始发红,他时不时会失去控制,砸烂家里的所有东西。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

每天我们都会被穿着白大褂的人注射各种不同的药剂,然后是拿着很钝的刀相互搏斗,输的人得不到晚饭吃。

我和我旁边的女孩缪斯成为了朋友,她看起来像个小大人,有着一头长长的波浪卷的银发,笑起来很漂亮,试验场里的男孩子都喜欢她。她很照顾我,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我在练习里输了,她把她的馒头分了一半给我。

一天又过去了,我躺在干草堆上发呆。可能是灯光太刺眼,我好像流泪了。

很想哥哥。

 

-第二年-

    为了观察试验品的反应,每两个月我们会分成几组,每组被一个士兵带到外面去放风,傍晚再带回来。开始时有不少人会试着逃走,但当一个落单的男孩被在下水道发现时,带队的士兵当着所有人的面开枪射中了脑袋,血把他身下的水都染红了。

    幸运的是每次我都能和缪斯分到一组,她很聪明,会趁着士兵打盹时顺走他们的钱包,然后带我去街上买冰激凌和华夫饼吃。她说她是在帝国最豪华的城市长大的,那天有人洗劫了她家,爸爸妈妈不知所踪,在街上走投无路的时候被抓过来了。

    她还说,总有一天她一定要从那个鬼地方逃出去。

    我很羡慕她有那样的魄力和胆量,我也想回去看看哥哥。但一想到那个男孩倒在水里的样子,打了个哆嗦。


-第三年-

    这是我记忆深处最不愿回想起的一天。

    角斗场的大门被打开了,看台上坐满了衣着华丽的人。我偷偷看向最高处隐约的人影,听带我们来的官兵说,那是帝国的皇帝和帝国最强的剑圣巴恩。

    凶恶的怪物被放了出来,冲向了场地中央。同样被放出来的,还有我们。前几个月我被带到了那个传言很恐怖的手术场,打了麻药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胸部有一道长长的伤口,隐隐作疼。

    我听着怪物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我甚至能感受到它口中喷出的腥臭的热气。所有人都拿着剑瑟瑟发抖。怪物转了一圈,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咆哮着像我们奔跑过来,大地剧烈地颤动着,就像我的心跳一样。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是慢动作回放,我浑身发冷地看着往日里性格生动的同伴们被怪物尖利的爪子一个接一个地撕碎,鲜血喷涌而出,洒了一地,有几滴溅到了我的脸上。剑从手中落下,掉在地上发出当啷的声响。看台上的人欢呼尖叫着,像是一场罪恶的盛宴。

    他们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一股力量从我体内深处迸发出来,沿着我的四肢百骸,焚烧着我每一处的神经,我痛苦地大叫起来。手中的剑不由自主地向前挥出,带着无与伦比的剑气砍向了那个杀人的怪物。

    回过神来的时候,怪物已经分成两半倒在了地上,鲜血涓涓流出。而传说中的巴恩在我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往我的手上嵌了一个很大的宝石,红色的。

    我呆滞地看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命运隐隐有些不一样了。


-第四年-

    我不再住在那个破旧的地下试验场了,我被带到了皇室守备军的军营中学习来自帝国的剑术。那次角斗场的筛选后,只有十分之一的试验品活了下来,幸运的是,缪斯也在其中。但在被带出试验场的途中,她逃走了。

    她真的实现了当初说过的话,据说帝国暗地里花了高价悬赏她,但已经成为了魔剑士的她怎么会那么轻易被那些贵族肥猪抓住?

    守备军的上将会亲自指导我们,他说,我是他见过天赋最高的一个人,不管是疾影斩、升龙剑这种基础剑术还是破军旋舞斩、雷鸣千军破这种高等剑术,我都能游刃有余地施展出来。他还不止一次告诫我,只有隶属于帝国的人才能施展帝国剑术,其余一律按法律处死。

    可是,那些拿着剑术去迫害人民的,真的有资格掌握它吗?

    有一次,一位天界的将军来军营拜访,听说是很厉害的弹药专家。他听到了我的疑问,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他可以帮忙。他说,他也希望有人能掀起一场革命,拯救这个腐朽的帝国。

    我答应了。


-第五年-

    我来到了暗精灵王国,这里原本是贝尔玛尔公国,我的故乡。我在银色村庄遇到了塔娜,她一直为迷途中的冒险家们解答疑难。

    我问她我是不是应该反抗帝国,我是不是太过渺小。

    她微笑着告诉我,有强大的意志,就能汇集更强大的力量。

    我在她的木屋前遇到了一个男孩。

    黑色头发的,长得很清秀,有一双漂亮的酒红色眼睛,就是一直很沉默。在我和塔娜交谈的过程中,他突然对我说,你要不要试着召唤一下魔剑?

    传说中诞生于四元素的四把魔剑?塔娜惊讶地问道。

    元素告诉我说,这个人和元素的亲和力很强,可以试试看。男孩把玩着手中七彩的光芒。

    按照他说的,我闭上眼睛,尝试着呼唤那些魔剑的名字。

    那是我出生到现在一来见到的、最壮丽的一幕。四把气势雄浑的剑在我手中交替出现,我随手挥出的剑气都沾染着元素的颜色,带着更强烈的攻击,连帝国剑术都出现了变化。

    我想和男孩道谢,他已经离开了。

    塔娜说,那是一个元素爆破师。

 

-第六年-

    我的路途从银色村庄经过了赫顿玛尔废墟、漂流洞穴和逆流瀑布,最后来到了绝望冰崖。我一点一滴锤炼着自己的剑术,并在途中结识了很多很强大的冒险家。在废墟那里,我被月光酒馆的老板娘带到了酒馆深处,震惊地见到了斯卡迪女王。女王问我愿不愿意加入革命军。我想起了在教堂听到圣职者们念诵的一段话:

    “炙日升,焚天地。
  万物寂,民无息。
  怒血冲霄起,护国安民除奸逆。”
    那是革命军诗文。我想起了小时候,在瘟疫中痛苦地尖叫、绝望地挣扎的人们,被帝国放弃的人们,我点了点头。

    我站在绝望冰崖之巅,望着苍茫云海,拔出剑,挥手砍掉了我长长的银发。

    我也从未停止过打听哥哥的消息,在漂流洞穴遇到的一个狂战士告诉我,以前他和一个双臂都是白色的剑魂组队做过任务,名字就叫白魂。那个人很强,他能运用各种不同的武器,将武道运用于剑术至极致。

    那是哥哥么?不屈服于命运,被感染了卡赞瘟疫,也不曾放弃对剑术的追求,对强大的追求,是哥哥么?

 

-第七年-

    我在洛巴赫大人的指导下引出了手臂上的力量,成为了剑宗。在天界和同样加入革命军的枪手们一起营救皇女时,我收到了革命军濒临解散的消息。同伴们带着我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暗黑城。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革命军的大部分阵容,银月、暴风眼、千手罗汉、贝亚娜斗神、真龙星君、黑魔后、战魂、机械元首、沾血蔷薇……这些只听说过名字的强者居然都是革命军成员。我还看到了几年前的男孩,他已经成为了魔皇,和冰冻之心站在一起,朝我招了招手。

    我第一次为我自己,为我的队友们感到自豪。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人物,但他几天前孤身一人去了斯派克侯爵的府邸进行刺杀,到现在还没回来,希望你们能去救救他。”

    “他叫白魂,是和索德罗斯和梁月交过手的那个‘剑圣’。”

 

-第八年-

    八年了,我从发现鬼手之力到成为现在的剑圣,我依然没有找到失踪的妹妹。但我听革命军的人告诉我,当年发生的很多起失踪案,还有帝国放弃我的家乡的事情,都是斯派克侯爵明里暗里操作的。我苦心钻研剑术,加入革命军,也是为了有一天能有力量报仇雪恨。

    我低估了斯派克侯爵的实力。

    他的府邸里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围剿我一个人。我苦苦坚持了很久,甚至在打斗的过程中感知到了剑术的另一个境界——梁月告诉我,那叫“剑神”,我依然被他们抓住了,关在了地下室里。两天后,我就会被押上断头台。

    我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数不清的伤口,鲜血从我的额头流出,模糊了眼睛。我隐约听到打斗声和呼喊声,然后,地下室的大门被打开,白色短发的少女逆着光站在了我的面前。她冲过来紧紧抱住了我,声音带着哭腔。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循着当年的感受,我感知到了一把更强大的、未知的剑。它告诉了我它的名字,雷沃丁,它不会和任何元素沟通,它的力量,靠着誓约所支撑。它感受到了我心中所想,问我愿不愿意召唤它。

    当雷沃丁现世的那一刻,仿佛天地都被斩断。

 

    当我带着哥哥回到月光酒馆时,女王高兴地看到了我们,她希望我成为这一支革命军的首领,去帝国和总部汇合。

    我觉得身上仿佛承担千钧重的压力。我又一次抱着自己的剑,坐在了悬崖边,眺望着远方万家灯火,感到了不安和犹豫。我怕自己承受不了人民的希望,大家的希望,但我也不愿意辜负女王期待的眼神。

    这时我转头看到白魂向我走来。白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线条俊朗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他和我记忆中的哥哥有些不同,更加优秀、散发着沉稳的、让人安心的气息。他从背后轻轻抱住我说:

    “没关系,天音。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END-



评论(2)
热度(8)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