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Eternal Oblivion 【永恒的湮灭】(男法二觉贺文)

* 贺男法二觉我老婆真帅嘿嘿嘿

*爆冰爆向

*无名少女出没注意



-1-

茫茫黑夜中,一个小山洞里传来橘红的火光。

银发的少年坐在火堆前,看着山洞外,漫天星空倒映在那双晶红的眼里,远方有细碎的星子划过夜空,拖着绚丽的焰尾,消失不见。

“流星雨啊……”

“我希望有一天,这个世界能接纳我。”

对面坐着黑发红眼的少年,火光映衬着他俊秀的脸颊,忽明忽暗。他微不可见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会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2-

    他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黑色的发丝贴着他的脸颊轻轻地荡漾着,黑色的衣角随着他的起身而微微抖动,最后乖顺地垂下,勾勒出冷傲孤独的气息。

耳畔回荡着元素的细语,它们欢喜地跳跃着,仿佛恭迎着王的到来。

他抚了抚左胸。那里,他力量的源泉、黑暗之眼,将不再成为他的阻碍;那些仿佛能蚕食心灵的痛苦与煎熬,已经随着他亲人、朋友、敌人的死去,一起消失得一干二净。所有绝望的叫喊、惊恐的脸庞,在冰、火、光、暗元素的洗礼下,构成了一场三天三夜的死亡盛宴。最后,他麻木地在一片废墟中站了起来,左胸的空洞中,强大的魔力缓缓旋转、流淌。

最后的仪式启动。

黑暗之眼快速地旋转了起来。他有些慌乱地感受着脑海中的记忆被一寸寸翻找出来,在眼前清晰的放大,然后破碎。他茫然无措的想要阻止,眼泪却不停地顺着脸庞滑落下来。渐渐地,他绝望地抬头,放肆地大声笑着,甚至开始展开双手,肆意地享受着所背所负被一点点卸下的感觉。

眼前有银发的少年一闪而过,一帧一帧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他费力地瞪大双眼,拼命想记住对方的模样,却无力地感受着记忆的长河被一点一点清空,懦弱、愤怒、喜悦、不甘、骄傲、绝望、惶恐、痛苦,渐渐和过去那个弱小的元素爆破师一起泯灭了。

既然我选择堕为了黑瞳,没有人能违抗我的旨意。

绝里拍了拍黑色风衣上的灰尘,从深渊中走了出去。

 

 

-3-

星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绝里了。

他还记得一百多年前他们在魔界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佧修派和圣魔殿打得不可开交,作为圣魔殿的三等法师,他和他的哥哥也出战了。凭着天生对冰敏锐的感知与天赋,他在战场上几乎所向披靡,从没有落败过。在他自信满满地深入佧修派的领地的时候,黑发的少年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魔力,几乎一个照面,他就立刻被重伤了。

找到你了,他说,眼里带着滔天的恨意与不甘。

我们认识?当时的他捂着受伤的右肩,盯着对方鲜红的眼。

五年前,卡恩区的一条小巷里,你杀了我。

然后对话就没有进行下去,因为三排地火从对方那边烧了过来,空气变得灼热而扭曲。

千钧一发之间,星光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

等热浪退了下去,他的哥哥靠在了他的肩上,已经没了呼吸。而黑发少年的手中幻化出了一把冰剑,直直朝他走来,然后,将剑捅进了他的心脏里。

 

在一片虚无的空间里,星光被戴着黑色面具的人赋予了黑暗之眼。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那个黑发的少年复仇。

他也确实找到了,不过不是在魔界,而是在阿拉德大陆。

起初是他追,他逃,持续了好几年,将阿拉德的每个角落弄得鸡飞狗跳。后来在一次森林中,他被对方救了一命。渐渐地,两个人之间不再那么剑拔弩张,有时会一起打怪,一起做任务,他也会时不时给对方来一刀,大部分时间被躲过了,剩下的伤口也被黑暗之眼慢慢修复。他还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叫绝里,是个元素爆破师,和他一样,得到了黑暗之眼,获得了新生。两人习惯了各自一成不变的少年容貌,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不知不觉过了几十年。

几个月前,绝里却失踪了。

 

星光喝下了最后一口羊奶,向站在门口的巴尔雷娜大婶道了谢,起身走出了巨大的、暖融融的帐篷。

凛冽的风刮过脸颊,吹起了他银白的发丝。绝望冰崖终年寒冷,如刀削般的黑色岩石上,总是覆盖着皑皑白雪。他拉了拉领子,朝绝望冰崖深处走去。

忽然,有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带着一股熟悉的、充满死亡味道的气息。他若有所觉地回头,看到穿着黑色风衣的单薄身影向远处走去。

星光皱了皱眉,转过身继续向前走。蓦地,从胸口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措不及防地向前跌落,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冰冻之心……”

他脸色煞白地发现,自己已经冰封了十几年的黑暗之眼,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缝,他甚至听到了喀拉拉的声音。他惊恐地想要阻止,而比绝望冰崖的温度还要冷的冰晶,从他的左胸出,一片一片掉落了出来。

一只素白的小手捡起了这些晶莹的结晶,星光抬起了头,看到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对他微笑。

 

 

-4-

阿拉德大陆北部,泉溪村庄。

往日宁静的山谷此时却充满了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闪电与黑洞,极冰与烈焰,同时折磨着村庄里的人们,仿佛人间地狱。

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坐在悬崖边,聆听着耳边元素喜悦的细语,面无表情。

“都说了,不要违抗我的旨意。”

 

 

-5-

“莎兰老师,好久不见。”

“啊,看来觉醒成功了呢。”被称为莎兰的暗精灵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拖着一席青色的长裙走来,漂亮的脸上带着骄傲,她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看来这次有什么奇遇呢,星光。”

“嗯。”银发的少年柔和了眼神,“遇到了很重要的人。”

“啊!真是稀奇呢。冰冻的心脏融化了,你倒是变得有些人情味了。看样子,是个女孩子吧。”莎兰惊讶地捂住了嘴,随即又放下手,正色道,“不过最近的阿拉德大陆有些不太平,想必你也听说了吧。被称作‘湮灭’的人在大陆各处都杀了许多人,甚至有时候毁灭了一座村子。据目击者称,作案者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是一名少年,黑发黑眼,而且……能操控四大元素。”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果不其然看到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四处找他,有为了巨额赏金的,也有想报仇的。星光,你和绝里之间的事,我也知道一点,也该有个了断了。虽然我也很喜欢这孩子,但这样下去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涂炭。这件事……就拜托你去解决了。”

星光深深地低下了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阴影下看不清表情。过了很久,他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好。”

“诶话说,你这次回来以后,感觉更吸引女孩子了嘛,真不愧是我的学生。”

“……”

 

执行任务之前,星光又去了一趟绝望冰崖。

那里一个无人知晓的山洞里,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安静地躺在冰封的棺里,仿佛睡着了一般。

星光走到她旁边,轻轻坐下。伸出手,隔着厚厚的冰,摩挲着女孩的脸。

在他觉得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甚至冰冻的心灵都几近粉碎,陪在他身边的,是这个女孩。她会在他痛苦的时候默默坐在旁边,会在他悲伤的时候抱住他,会在他绝望的时候不停地安慰着他鼓励着他。没有她,星光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死。

是她带给了他新生,是她让他感受到真切的感情,是她教会了他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悲伤,什么是喜欢。

冰冻的心脏融化了,最后女孩永远地沉睡了,因为他太过寒冷。

 

莎兰不仅把任务悬赏单给了他,还命令一只由三十人组成的战队跟着他,理由是她就这么两个宝贝徒弟,一个黑化了,另一个千万不能出事。

而此时他们正在月光酒馆里讨论着湮灭的行踪,顺便聊聊漂亮的女主人索西雅。这座酒馆是暗精灵王国最大、也是最鱼龙混杂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几乎能打听到大陆所有的信息与八卦。不少冒险家听说他们要去杀那个湮灭,纷纷表示要加入。

星光很头疼。

理智告诉他应该把绝里杀了,为了人民也为了他的哥哥,而他觉得自己有些下不了手,因此寻找湮灭的行动一拖再拖,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人没找到,不断地有人加入,队伍倒是越来越壮大,到时候真碰面了,就算他不想动手也会被群情激奋的民众起哄。

 

导致的结果就是,等他们一行人闻风来到亚诺法森林的时候,整个森林的怪兽都被惊动了,人多地入口那儿简直挤不进去。

由于森林外围到深处的难度是逐渐加强的,所以一行人打算分开寻找,平民主要在最外的火焰森林活动,其他人去了水晶矿脉和监狱这些地方。

而星光则向着最深处的比尔马克帝国试验场走去。直觉告诉他,湮灭会往那里去。

因为那是他们第一次来阿拉德时藏身的地方。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绝里当时正坐在树下,摸着一只火焰松鼠毛绒绒的脑袋。他听到动静抬起了头,平静地和他对视,还不忘扔了个松果给那个松鼠。

星光在他抬起头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因为从那双望过来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冷得感受不到一丝感情。

“你是来杀我的么。”他拍了拍手站起身。

“我……”星光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而至的魔法炮打了个措手不及,匆忙向一旁闪去。而对方却没有停手的打算,一波又一波攻击接踵而至,他只能被动反抗,每一次的反击都带着犹豫。

好不容易趁着一丝空隙他暂时制住了绝里,冲到他面前张口就问:“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做这些事,绝里?”

“绝里?那是我的名字?你是谁?你认识我?”黑色的瞳孔里染上了一丝疑惑。

星光呆住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对方,依旧是熟悉的容貌,眼中却写满了防备与陌生。

“找到了!在这里!”不远处突然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随着一阵树叶的沙沙声,十几个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之前打斗的动静太大,把附近的冒险家都吸引过来了。这些人先是戒备得打量着绝里,似乎有些畏惧,接着朝着银发的冰结师大喊:“你在干什么!快点杀了他啊!”

星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急忙转头,只见对方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手中的雷弧迸发出噼啪的声音。

他忽然想起来一百多年前的那天,在佧修派的战场上,天际泛着昏黄的光,一样的人,相似的眼神,相似的场景。他还记得那如死亡般的烈火,自己深深的无力感,还有哥哥死在怀里渐渐冷却的体温。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杀你吗?”

“……”

他听到了自己同样冰冷的声音:“因为你曾经杀了我哥哥。”

“轰——”巨大的冰雪风暴瞬间展开,空气疯狂地旋转着、叫嚣着,冰的碎片在风的缝隙中肆虐。少年银白的长发被吹散了开来,在这场冰的盛宴中上下舞动着。

绝里仍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手中的的元素更加欢快地律动了起来。两个人都在不停地运转着各自的黑暗之眼,剧烈的碰撞与爆炸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不断的发生。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他们都在大声为星光加油叫好,没有人敢上前参与这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在一个旋炎破释放了之后,绝里突然一个闪身来到了几米开外,星光正想要追上去,却看见四道耀眼的光芒从他的手中升起,飞向空中。围观的人都感觉周围瞬间一暗,再抬头时,只见巨大几乎看不到边际的元素陨星从天而降,遮天蔽日,带着仿佛能湮灭一切的气息,从元素爆破师的头顶降落了下来。

所有人呆愣了一瞬,然后疯了似的朝四周逃窜开,带着浓浓的惊惧。原本平和的森林此时充满了恐惧的尖叫。

仿若末日。

巨大的爆炸席卷了开来,几里之内所有的花草树木,包括人,都被狂风向四周吹开,只有崩溃的元素充斥了这片空间。

绝里眨了眨眼睛,正转身离开,忽然感受到一阵冰冷的气息从后方传来。他刚想要防御,却不可置信的低头,四只冰箭正端端插进了左胸处。

星光收回了手中的冰弓,缓缓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星……光?”

破碎的音节有些艰涩地从绝里口中传了出来,微不可闻,却让他当场愣在了原地。

黑发的少年转过了身,确认似地将他上下打量了几遍,然后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地:“找到你了,星光。”

 

几乎一半的人都丧命在了刚刚那场毁灭的爆炸中。人们从灰尘中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心有余悸地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事。不少人心中萌生了退却之意,只想着赶紧离开这片森林,离那个湮灭远一点。而仍有些人想回去。

“我的家人都死在那个人手里了!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你忘了那个可怕的元素球吗!我们根本打不过湮灭!”

“但是还有队长不是吗!我听莎兰殿下说,他是神派来拯救我们的,他是不会死的!”

“队长还在那儿!我们不能丢下他!”

“诶我也听说过!不管了我们过去看看!”

“队长——加油——”

越来越多的人呼喊着,朝着森林深处前行着。人群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最后,几乎整座森林都是为星光加油的话语回荡着。

 

“你到底……”

“黑暗之眼已经彻底占据了我的身体,现在我能记起的事情已经不多了。”绝里打断了他的话,躲开了对方探究的目光,自顾自地说下去,“能再次见到你很开心,星光。”

“我……”星光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有阵阵呼喊传了过来,愈发响亮。

“队长你没事吧!”“队长加油!你一定能杀了他的!”“队长我们都在你背后!不要大意地上吧!”刚刚逃跑的人们又聚拢了回来,站在冰结师的身后,簇拥着他。

绝里看到眼前的场景,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说:“杀了我吧,星光。”

“等等!”

“不是要为哥哥报仇吗?不杀了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正好,我也想看看,你新学会的技能。一定是很漂亮的冰吧。”绝里深吸了一口气,明明说着严肃的话题,眼角眉梢却都染上了笑意。

 

身后的人群仍然在呐喊着。

眼前的少年形影单只。

星光抿着唇,眼泪不受控制地一滴一滴滑落了下来。他机械地伸出了手,霎时,仿佛整个世界的冰元素都汇聚在了他的手上。一把巨大的冰弓雕刻着复杂的纹路,慢慢现出了形状,流光溢彩。一支好似能贯穿天地的冰箭,静静架在弦上,锋利无比的箭尖正对着绝里。

他拉开了弓,沉默了很久,松开了手。

箭矢划破了空气,寒冷的冰花在黑发少年站的地方绽放了开来,演绎着一场凄美的死亡。

一瞬间,星光好像听到了世界的欢呼声,却又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他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奄奄一息的绝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掉落,他用力收紧手臂,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看……我说……世界会接纳你……吧……”绝里半阖着眼,脸上血色全无,胸口的黑暗之眼濒临消失,空出了一个虚无的洞。他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他的身上,在他的耳边,断断续续地说。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他没有听到回答。星光直起身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对方的脸。那双黑色的眼睛依然带着笑,薄唇一张一合。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向前倒去。

“不!!!!!!!”褐发的女孩从欢呼喝彩着相互击掌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泪眼婆娑地跪在了绝里的面前。

星光机械地抱住了对方,眼神呆滞。

他看懂了那个口型。

“因为我喜欢你。”

 

 

-6-

褐色头发的女孩告诉了他一切。

原来,她是亚麻色头发女孩的姐姐。几年前,当星光和绝里去漂流洞穴做任务的时候,无意中救下了她们姐妹。从那以后,妹妹就爱上了沉默寡言的冰结师。所以当几个月前绝里来找到她们,并告诉她们星光正在绝望冰崖经历很危险的事,甚至可能会丧命,希望她们能去照顾他的时候,她的妹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当她问到为什么不自己去照顾他的话时,她看到黑发少年眼里流出清清楚楚的悲哀,他说,我去了只会伤害到他。

“当初你为什么要冲出来?”

“因为当年在那个暗天无日的洞穴里,妹妹爱上了你,而我,却爱上了他。”

“但是我还是输给了你,因为他自始至终喜欢的一直是你。”

 

 

-7-

星光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

比如他每次受伤的时候,绝里都会一边责怪他,一边走过了半座山去为他买药疗伤。

比如他每次做任务冲在前面的时候,绝里总会在他快被伤到时放出魔力消耗巨大的技能。

比如他每次回想起哥哥的事情的时候,绝里都会一个人默默的离开,留下一些吃的和纸巾,或者卸下所有的装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让他发泄。

比如他们刚到阿拉德大陆时,所有人都因为他们黑暗之眼导致的紫色皮肤而畏惧他们,辱骂他们,甚至向他们攻击。每次都是绝里站在他面前,伸出手挡住他。

他还记起了那个在山洞中的雪夜,那是他们已经走投无路,几近绝望。他想起了那场盛大的流星雨,和火堆前少年微笑的脸。

这么多年,他一直默默在他身边,从没有离开过。

只是当时他的心太冷,如今黑暗之眼融化了,再回忆起这些细节时,心绞般的痛。

温暖的女孩死去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汹涌的悲伤。

而现在,绝里教会了他另一种感觉,叫撕心裂肺。

 

星光在魔界找到了绝里。周围是尸山血海,有他的亲人,他的朋友,也有他的仇人。他一个人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神情淡然,如睡着了般。

星光俯下身,轻轻亲吻了男孩的额头。

如若我真有让时间静止的能力,请让这刹那永恒吧。



评论
热度(85)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