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冰爆冰】Rouse II【唤醒】

*爆字数啦x

*想看评论qwq

*第一章传送门:I

-4-

在候场区时,修就粗略地观察过每一位选手的武器和表现,面前这位即将和他对战的男生是B班出战的三位中最后一名,显得很是紧张,一直在摆弄自己手中的激光枪。这种现代武器虽然使用方便且威力巨大,对使用者本身异能感知要求也很低,但发射间隔长,没有把握在这段真空期躲避对手攻击的人一般不敢轻易去尝试。看来这个人对自己的身法应该很自信,才会在格斗大赛上选这类武器。

“请多指教。”

双方站在场地两端相互鞠躬后,裁判倒数三声挥下了手。

由于在场下时第一发攻击已经蓄力好,几乎在手挥下的那一刻,一道激光瞬间就从对面射了过来,修忙往旁边躲过,但肩膀的布料被灼烧出了一个黑洞,皮肤也擦破了不少。他顾不上去查看伤口就向对方跑去,几下便到了林轩五米范围内。

对手显然也没料到一个拿魔杖的就这么冲了过来,刚想转身闪开,修便伸出了手。

“既然你喜欢用光来战斗,那就让你感受一下好了。”他轻声说。

“Lightning!”

一道闪电蓦地从黑发少年伸出的手中出现,几乎是一瞬间就缠上了正要逃跑的林轩,疼痛麻痒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一个趔趄向前跌去。他几次想支撑着手站立起来,四肢却都被麻痹了而再次跌倒在地上。

“10、9、8……”裁判开始了倒数。

全场寂静。

有微风拂过少年的脸颊,吹起了那些细碎的黑色发丝,露出了那双古井无波的黑瞳。

“……3——2——1——高二E班修胜!”

裁判有些震惊得报出了比赛结果。主持人在愣了一会儿后率先反应了过来:“哇——!精彩!太精彩了!尽管平时也略有耳闻,但没想到修同学竟然有这么出众的实力!”一阵阵掌声响了起来,夹杂着惊呼声与窃窃私语。没有人料到,高二年级的第一场比赛在三十秒内结束,而那个看起来瘦小的少年,以碾压的姿态取得了胜利。

候场区的人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有些人也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尽管修的表现太过出众,但也不是完全做不到。有几个人更是紧紧盯着场上单薄的人影,面色阴沉。

修拍拍手从台上走下来,经过大张着嘴一脸呆滞的威尔的时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心的加上一句:“下巴会脱臼的。”

“你……”

 

向附近的自动售卖机器人买了一瓶纯净水以后,修回到了观众席上等待着接下来的机甲预赛。格斗大赛他还能凭借着黑暗之眼和元素爆破师的身份有一战之力,但机甲,这种经过几百年进化才开发出来的东西,他并没有什么信心能赢。虽然他已经在这个时代生活了一年多,但对很多东西都还只是一个初步的了解,和这所军校的大多数同学比,他在科技方面的知识都落后了不少。Glacial是在他的导师黛丝的帮助下研究出来的纯冰系近战性机甲,这种极端针对一种异能的机甲现在非常罕见,但如果和相应的异能感知的人配合使用会发挥超乎想象的效果。这也是黛丝导师的主要研究课题,这位年轻却在机甲方面造诣颇高的老师对天赋高又能静下心来认真钻研的修很有好感,便收了这唯一的一个关门弟子。

刚刚那一场比赛他并没有向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要控制这些狂躁的光元素废了他不少心力。平日在学校他一贯低调,不会这么做,但这次不同。在这个汇聚了几乎全帝国的精英青少年的军校里,在这个可以让人大放异彩的舞台上,他必须这么做,他必须让自己更加出众,更加出色。

才有可能让那个人得以看到他。

这片大陆那么大,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人,那个对他来说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失去的人。

凛。

 

 

 

-5-

修记得刚从那片废墟里出来的时候,周围都是陌生的环境,那块地方似乎是一片没什么人烟的郊外,他漫无目的得到处乱晃,走了两天两夜,陪着他的只有醒来时身边的那张纸。纸上的字似乎是用魔力写的,很长时间都不会变淡或是消失。直到他遇到一台外出采花的家政机器人,已经虚弱不堪的他被带回了附近一户人家家中。那对年逾半百的夫妻见他失忆了,就将这个时代的事情,还有过去的一些历史讲给他听,并教给他一些基本的生活常识和使用机器人的方法。当他问到哪里能找到最多和他同龄的人,他得到了中央帝国军校的答案。

“想进去可不简单,这是全帝国最优秀的学校,他们从来不收废物和平庸的人,而且进去之后要做好毕业后被编入军制的准备。”

马上要到了熄灯的时间了,修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听到隔壁床上传来威尔那震天响的呼噜声,他叹了口气拿出了光脑。一条最新信息弹了出来。

“您收到了一条来自【Ice Prison】的私信,是否打开对话框? 是/否”

修挑了挑眉,这家伙这时候找他做什么?难道是机甲与异能联系方面又有了新进展?想和他探讨一下智能中枢的升级问题?

他点下了“是”。光屏上弹出了简洁干净的对话框。

“【Ice Prison】20:38:43:你昨天发的那个帖子,怎么提升机甲异能和驾驶员的异能默契,可以通过改变机甲材质和传导的机动性和异能比率,比如你要造一台火元素异能型的机甲,选耐热和导热性能好的金属配合火系晶石作为外壳材料,增加异能输出比率,减少其他的占用能源性能的比率。”

“【Eternal】22:07:25:但这样所带来的改变微不足道,难道不应该在武器上做出更大改变比较好么?”

在这个高科技时代,几乎人人都会上网,猜测那个人可能也会用光脑,为了引出对方,修干脆拿刹那永恒作为了ID名。而这个ID叫Ice Prison的人是他几个月前在一个论坛上找到的,当时他看到了对方发的关于异能究竟能在机甲战斗中发挥多少作用的帖子时,出于兴趣在下面回了很长一段回帖,而且这个人帖子中拿冰系异能感知作为例子引起了他的共鸣,一来二去就成了同好网友,制造Glacial时候的不少问题都是他帮忙解决的。

过了几分钟,对方回话了。

“【Ice Prison】22:12:55:确实,不论是超频震荡长刀还是腐蚀光线都是很好用的武器,但它们和大部分异能的契合度都很低,起不到大作用。”

“【Eternal】22:13:37:所以这也是关键之一,比如超聚能电磁炮如果带上冰属性攻击就能直接调节敌方机甲的稳定温度,破坏的同时也会带来干扰,打破机甲内部各处的平衡,更容易造成直接伤害。”

对方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回了一句话。

“【Ice Prison】22:16:03:我也说不清,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我这里的研究所,我家有一台元素系SS级机甲,可以借你研究几天。正好你们快要进行机甲比赛了吧?据我所知你应该缺一台合适的机甲,先拿去用好了。在拉斐尔行政区A3街道,入口有些隐蔽,到了那里我再和你联系。”

没等修回话,对方有快速补上了一句。

“【Ice Prison】22:16:21:这里平时监控比较严,你赶紧趁现在正好晚上过来吧。”

正准备伸手关灯的修:“……”

 

当修用光脑暂时关掉了学校摄像头了解开了校门密码偷偷溜出来、在一片夜色下弯弯绕绕走了十几分钟路来到了Ice Prison所说的地点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打开变成了手环的光脑。今晚天气不错,月色明朗,几颗星子闪闪烁烁挂在黑夜里。他四下看了看,拉斐尔行政区里市中心稍微有些距离,周围的建筑只有几栋窗口隐隐约约透出了光芒,大马路上冷冷清清,只有几只机器人在巡逻和打扫街道。

“【Eternal】22:49:56:到了,坐标已经发给你了,接下来怎么走?”

“【Ice Prison】22:50:47:看到了,你跟着我说的走,小心一点,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在按照对方说的密码输入进入了一扇不起眼的暗门后,一条简陋的通道延伸向了地下,幽深不见底。修原本以为Ice Prison是什么自由科学家,直到进了这个地下研究所,他才感到了这个建筑物的庞大,对对方的身份也愈发好奇了起来。他无声地走在纵横交错的金属通道里,每走几步就会有一个分叉口,有些是通往紧闭的合金门的,有些两旁是钢化玻璃,透过其中可以看到巨大的空间里四壁泛着金属光芒,机器在不停地运作着,修停下来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是机甲零件生产流水线。偶尔有白大褂的人影一闪而过,向着房间深处走去。

这绝不是个小规模的研究所,看不出来Ice Prison这家伙来头还挺大。

修看了看四下没什么人,便靠在玻璃门上,抬起手腕弹出光脑的光子屏,开始打字:“【Eternal】22:55:33:嘿,不出来迎接我一下么?”

“【Ice Prison】22:56:02:我早下班回家了,你跟着我说的走就行了。”

“【Eternal】22:56:25:真懒……话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这地方看着很有意思嘛。”

“【Ice Prison】22:56:57:装机甲的啊!一眼就能看出来啊。”对方似乎很理直气壮,“别废话快往前走,前面那个三岔路口选右边那个。”

修瘪了瘪嘴,一边和Ice Prison聊天一边慢悠悠地向前走着,时不时扫两眼两边的门和玻璃里面的房间。

这地方大得超乎他的想象,弯弯绕绕,要是没Ice Prison的指路估计不出三分钟他就得迷路。修走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厌烦了:“【Eternal】22:58:41:还有多少路啊……”

“【Ice Prison】22:57:24:到了,你抬头看看。”

修原本注意力一直在光子屏和两边,这么一被提醒他才想起来向前看。抬头的那一瞬间,他的瞳孔因震惊而微缩,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只见巨大而空旷的金属房间里,周围有不少的道口都开在周围的银白的墙壁上通向这里,长长的楼梯连接着这些道口。一架机甲静静站立在中央,垂着头,乳白色的灯光打在她漂亮得近乎完美的线条上,暗红色的机体微微反射着光。有晶石和金属做成的五彩的线条镶嵌在关节部位,勾勒出机甲修长的身体,修认出那是分别蕴含着浓郁四大元素的稀有材料。无数根导线从周围的机器伸出连接在她的各个部位上,时刻传导着数据。

虽然来到这个时代不到一年,但修还是无声地为这样仿佛出自神之手的作品无声的赞叹。他默默观察了一会儿,忽觉茅塞顿开,在设计Glacial时候的不少问题都在这台机甲上得到了灵感。能见证这样的作品的诞生,难怪Ice Prison能开导他那么多。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光子屏想和对方分享一下感想,Ice Prison却先他一步发来了消息:

“【Ice Prison】23:00:16:看到前面那个高台了么?上面有个红色的空间钮,你把Elemental装在里面就能带回去了。”

修循着他说的望去,果然看到栏杆前的一个台子,正想走过去拿,余光突然瞄到机甲身后有一扇比其他道口更大的门,门后隐隐约约能看到模糊的人影。

他的黑暗之眼忽然微微增加了运转速度。

他来不及细想,动作先于大脑行动了起来,几下瞬移就来到了那扇门口,合金闸门没有关上,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旁边有一些巨大的立体玻璃空柱,里面填满了生理溶液,几个裸着身体的人在里面静静悬浮着;另一边有一个摆放着很多修说不出名字的器具的大手术台,铺在上面的被单还有凹下去的痕迹,像是不久前有人才躺在上面过。周围无数的机器一明一暗闪烁着光,伸出黑色的线,线的另一端的尽头都伸向中央一张白色椅子上的人,面对着一张巨大的光脑屏幕,距离太远,他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那个单薄的人影背对着他,安安静静,似乎是睡着了。从修的角度看去,只有一头雪白的长发倾泻而下。

-ETC-


【修:似乎是个妹子【←走开

评论(10)
热度(17)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