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冰爆冰】Rouse III【唤醒】

*短篇一不小心变成了中篇

*最近考试多,更得少(。

*前章节传送门:I II


-6-

修呆住了。

刹那间,大脑中闪过无数碎片般的记忆,如同一帧帧画面闪过,在王国的街道上、海面开过的列车上、发电站的能源旁、尸山血海里。然后全都消失不见,他仿佛记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又仿佛什么也没记起来。

全部、都是关于那个银发少年的。

他头痛欲裂,想立刻离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地方,却像是受了蛊惑般不受控制得朝那个白发的身影走去。

“嗒、嗒、嗒……”

硬质的皮鞋踩在金属地面的声音忽然飘入了修的耳中,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尽管很轻,皮鞋的主人很可能正在从房间的深处走来,但他还是马上停止向前,一个瞬移退出了门外,顺手按了门旁的关门按钮,向来时的甬道轻声跑去。那台SS机甲太过珍贵,如果他真的带走就欠了Ice Prison一个大人情了。

眼看熟悉的通道出现在眼前,修却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回头向那个背影看了一眼。转身的那一刻,脚下忽然磕到了什么东西,有玻璃碎裂的东西从脚底传出。他还来不及低头看,“嘀——”地一声电子音传了出来。只见地上躺着一堆碎玻璃,露出金属地面角落的一个密封在玻璃下的一个圆形按钮,亮起了红色的光。

修暗道不好,刚想逃跑,抬头的一刹那,和那庞大的、鬼斧神工般的SS级机甲亮起来的冰蓝色双眼对上了视线。

这台元素王者般的机甲开始被一点一点唤醒,尽管她没有动,但头部的核心、胸部的驾驶舱和身上的传导带都亮了起来,在元素石的衬托下流光溢彩。周围的机器上的数值疯狂地呈几何倍数飙升,在那巨大的威压下,修几乎挪动不了脚步。

“Elemental启动23%,腐蚀炮准备完毕。”

“Elemental启动35%,连接装置疏通完毕。”

“Elemental启动41%,元素感知系统储存完毕。”

……

“Elemental启动100%,攻击设备全部准备完毕,异能同调系统全部准备完毕,驾驶舱空气调节完毕。Elemental确认完全启动,无异常状态,认主系统开启,将扫描到的第一位人类生命体作为机体主人。”

机械的电子音毫无感情波动地一条条播报着这台SS机甲的状态,修一动不动地听着,直到一束淡红色的光芒落到了他的身上才反应过来。

“人类生命体检测成功,认主开始,已提取身高、体重、五官、DNA信息,正在连接网络查找主人信息。”清澈而毫无起伏的女性声音从那架暗红色的机甲上传出来。

修面无表情地听着Elemental报出自己的三围,心里在盘算着现在转身走人这金属疙瘩会不会跟上来。

啧,这回人情欠大了,不知道这台机甲有没有设计主人换代系统。

他正想调出光脑向Ice Prison道个歉,顺便问问有没有解决方法,毕竟这样等于直接顺走了人家一台顶级SS机甲。在这个时代,一般设计的专属机甲机甲都会和人类绑定,从此只跟随这一个主人,可能知道机甲销毁都不会换主人。这样就能很好的防止机甲盗窃和抢夺事件,因为没有主人的命令,专属机甲除了和你聊聊天外就不会做其他任何事。在这个高智能芯片随处售卖的时代,机甲基本能分辨得到自己的人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能在第一时刻选择报警,或者自爆。

然而Elemental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继续说道:“信息确认完毕,德洛斯帝国中央帝国军校高中部二年级E班修,你愿意做我的主人么?”

冷冷的语调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忽然变得生动起来,机甲将柔和的红色光芒洒在修的周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一股细小的畏惧感爬上了修的背,但被一阵更强烈的、傲慢而高傲的感觉感染淹没了,看着那台仿佛凌驾于一切元素之上的机甲,修的身上蓦然爆发出一股王者般的气质。

光脑突然传来了消息。

“【Ice Prison】23:07:00:Elemental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将它们拿回来吧。”

那股仿佛君临元素的气质使他直直看向了Elemental,他如同运筹帷幄的君主一般,轻声吐出两个字:“可以。”

契约缔结成功。

“虽然看着挺弱的,但是有很棒的性格嘛。”

十五六岁的女孩虚影出现在了修的面前,长长的金色卷发被黑色的蝴蝶结高高束成一束马尾垂在脑后,冰蓝色的眼睛打量着他,一身红黑的哥特装将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脖颈暗红色的蝴蝶结上嵌着五彩的宝石。此刻女孩正抱着胸,飘在空中围着修转。

“那么,我可以称呼你为修吗?我的主人?”

“嗯。”

女孩狡黠地眯起了眼睛,微笑着说:“那我也允许修叫我Elemental大人。”

“哦?精神阀值和异能都很不错嘛,我看看,我从你身上至少感受到了两种,不,三种元素波动……”

“成绩也勉强过得去吧,上个月拿了年级第三……”

“喂?你怎么不说话?被本大人迷住了?”

“……”

修盯着女孩的眼睛,一脸无辜:“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喂等等!你竟敢抛弃本大人!”

 

男孩的背影消失在了这座地下诊所。合金门的背后,白发身影放在椅子扶手上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微微动了动。

 

 

 

-7-

角落的身影静静地看完了Elemental从被唤醒到认主的全过程,却没有出声阻止,尽管那是他的心血之作。男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一头梳理整齐的棕发下,被镜片挡住的眼睛闪着意义不明的光。他披着一件白色的大褂,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五官不是非常的英俊,带着一股风流的味道。他走进了实验室,看也不看旁边溶液里的试验品,而是走到白发身影的身边,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连接他的机器。

“刚刚体能波动稍微高了一下哦……明明下午才注射过抑制剂,究竟是什么把你从沉睡的梦中唤醒的呢,试验品IK01号?”

IK01面前硕大的光脑屏幕闪了闪,一行字出现在正中央:

【网上认识的人,是学弟。】

“学弟?对啊,我怎么忘了你也是从帝国军校出来的,在得到了格斗大赛和机甲大赛的冠军后来到了这里……那群帝国的肥猪,根本就看不到你的价值!”男人看着IK01隐藏在白色刘海下、依旧闭着眼的脸,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上去,毫不掩饰目光中贪婪的光芒,“啧啧,造物主是怎么创造出你这么完美的生物的,无论是这么漂亮的外表,还是这奇妙的心脏构造……”

“嘿!罗丹尔,你又在对IK01动手动脚了吗?”

成熟妩媚的女性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披着一头亚麻色大波浪卷发的女人从房间外走了进来,她穿着开领黑色短皮裙,毫不掩饰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

“哦,黛丝,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男人放下了手,转身对黛丝露出了个迷人的笑容,他张开双臂,和向他走来的女人交换了一个吻,“在帝国精英制造机过得好吗?”

帝国精英制造机指的就是那所在他看来刻板又无趣的帝国军校,黛丝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IK01的数据,随口答道:“还不错,给特级机甲教师的午餐味道挺好。”

罗丹尔似乎心情很不错,他揽着黛丝的腰,偏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可惜你来晚了一点,刚刚有只漂亮的小猫溜进来了呢,也是帝国军校高中部的学生。而且……他刚刚和Elemental缔结了契约。”

女人精致的脸颊上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Elemental认主了?那不是给IK01的吗?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

“听Elemental说他叫修,那只小猫……可能和IK01是一类人哦……”罗丹尔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现在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果然一只小猫会引来另一只小猫。我亲爱的黛丝,像去年那样,帮我得到他吧,我需要更多的力量,来对抗帝国。”

“修?!”女人惊呼出声,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伸手抚了抚垂在胸前的一缕长发,眯着眼道:“真巧,那是我班上的学生呢。好吧,我会帮他拿到大赛前三的。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男人愉悦的拉起了黛丝的手:“不愧是我从一开始就信任的人,你从来没有辜负过我的期望。说吧,什么要求?”

“有了IK01的先例,实验结果也研究的差不多了,已经不需要那种把人往死里整的实验了吧?”她看了一眼旁边安静坐在椅子上的白发少年,虽然沉睡着,俊美的脸上仍然浮现出一种虚弱的苍白,白衬衫的领口隐隐能看见狰狞的伤口,“不用对修再重复一遍了。”

“哟,黛丝,对自己的学生动了感情吗?好吧,我答应你,谁让我那么喜欢这两只小猫呢。”

 

 

    

-8-

直到站在自己宿舍的窗前,修都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真实。

但他一直都是个能很好控制情绪的人,所以和Ice Prison打了声招呼就睡了。虽然刚刚他发来的那句话有些奇怪,他还是决定先睡觉。

第二天还有格斗大赛复赛,机甲大赛预赛,他还要去调试Glacial,本来他就不是那种身体特别强壮的人,现在黑暗之眼又没有完全回复,如同一个瘦弱的十六岁小男孩。

等等,黑暗之眼……?

仔细感受了一下,好像体内的魔力运转变得更快了,黑暗之眼开始一点点吞噬周围的魔力,直到魔力充盈了才停下来,体内储存的魔力上限似乎增加了。修思考着到底刚刚哪一环节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始终得不到答案。

 

他又梦见了银发的少年,这次他不是故事主角,只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少年从干练的短发蓄成了如水的长发,和陌生的女孩站在一起,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他麻木地回到了魔界,解放了对黑暗之眼的束缚,开始毫无意识地屠杀着见到的每一个人类,将原本就荒芜的魔界变得宛如人间炼狱。

黑暗之眼一点一点占据了他的身体,吞噬着他的意识。

视线模糊前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岩浆如流星雨般漫天落下,和银色长发的少年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阳光打在柔软的被子上,修从梦中惊醒,满脸都是未干涸的泪。

-ETC-

评论(7)
热度(26)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