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冰爆冰】Rouse V【唤醒】

*好久没更真是抱歉……【←这是第几次了

*这章字数很多x

*前章节传送门:I II III IV


-13-

看着男孩脸上微微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女孩歪了歪头,噗嗤一笑:“学长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弥枫啊,上次在网上虚拟机甲对战平台上和你组过队的。”

听到这个名字,修确实想起来了,不过不是组队打擂台的事情,是威尔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过那个因为升学时候天赋很高而出名的、在追他的学妹。这样想着,他默默往女孩身后看了看,果不其然看到几个男生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看向自己。

……啧,真麻烦。

修尽量礼貌地把手抽了出来,轻轻摇了摇头:“抱歉,你还是找别人吧。”说着就向背包供给点走过去.

弥枫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有些讶异地眨了眨眼睛,然后跳上前一把按在修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修瞪大了眼睛,淡漠的脸瞬间换上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还没有消化这句话就被女孩拉着去供给点领完了背包,在传送点登记等候排队。

空间传送器会把每组成员随机传送到森林外围的某个地方,那里虽然分布的都是低阶凶兽,但是遇到凶兽群还是会让这里的大部分人感到棘手。随着位置的深入,出现的凶兽密度虽然会降低,但阶级则会大大提高。为了增加复赛的竞争性,猎杀凶兽也会计入评分标准,当最后抵达终点的人数超出预期就按得分筛选晋级。

“370号修选手,533号弥枫选手,确认组队吗?”

“确认。”

修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说。

徒留女孩清脆的声音隐隐回荡在耳畔。

“关于失踪的凛学长,我可是知道点什么的哦。”

 

 

 

-14-

巨大的冰块于空气中凭空浮现,精准地朝前方毛茸茸的巨大凶兽狠狠地扎了下去。

“噗嗤!”“噗嗤!”

冰柱接二连三的刺入凶兽伤痕累累的身体里,它痛苦的咆哮一声,终于支撑不住,重重倒在地上,溅起一圈尘土。

不等修开口,弥枫就上前拿刀一刀划开了它硕大的头颅和脑子,将一颗沾了些血丝的明黄色魔核剜了出来,取出丝巾擦了擦,收到了背包里。她转头对身后黑衣黑裤的男孩璀然一笑:“学长果然有本事啊!已经是第三个B级了哦,这次第一说不定是我们的哦。”

修淡淡的嗯了一声:“腿肉割下来。”

他弯腰在四周捡了几根树枝堆起来,打了个响指,暖黄的火焰从中央升了起来,扩散着热量。天际弥漫了彩霞,太阳一点一点地缩回了地面。快要入夜时的黄昏,森林已经有些看不清,安静地出奇。

修做了下来,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了下来,有些出神地盯着火堆发呆。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他的同伴已经处理好了肉块,串在树枝上在火堆上架了起来。弥枫轻轻抚摸着她的太刀,刀身上所有粘稠的兽血唰的一下全部都向她的指尖涌去,随后被她洒在泥土里。这是异能实体化的表现,尽管很微弱,但足以体现她身为血魔感知异能者的血统纯度。她将刀收入剑鞘,伸手开始烤肉。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过了几分钟,女孩开口道:“学长,你刚刚的那一招……是凛学长教你的吗?”

“啊?不是啊,本来就会的。”

“哇——!好厉害!学长你自学的吗?”

修皱了皱眉:“不是很简单吗?”

“喂喂!”女孩鼓了鼓腮帮子,有些不服气地说:“不是每个人都像学长你天赋那么变态好吗?你也看到了,我顶多只能让人伤口不愈合而已,根本无法用异能直接做出攻击啊!”

“啊,发现了。”修将一串烤熟的肉取下来,撒了点盐和佐料,撕下来一小块放到嘴里咀嚼起来。他想了想道:“以前我有个弟弟,和你能力很像,不过他对血的运用比你厉害多了,挥手就是一片血海。和他一起做任务的时候血腥味重的我想呕吐……”

“凛学长也认识他吗?”

“是啊,这家伙特别臭屁,从来不把我俩放在眼里,一直很讨厌叫我哥哥,不过和凛的弟弟倒是很合得来。后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了……”他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仰头看着一大半已经隐没在地平线下的夕阳,“好了,把凛的事告诉我吧。”

弥枫用力咽下最后一口肉,一本正经地看着对方:“不对啊学长,昨天说好的条件是你把凛学长的事情告诉我,我们互相交换的。”

“刚才不是说了么?”

“哇——塞!那么点都算吗?”

“……那你想听什么?”

“我要听你们俩一块儿的事情!一起做任务啊一起学习啊一起开机甲啊!”

“……那你先说。”

“学长你这是欺负学妹!我先说就我先说!”弥枫看着对方一脸“我就是不开口你拿我怎么样”的神情就气不打一处来,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低着头,目光落在了前面忽明忽暗的火堆上,陷入了回忆中——

“当时我还在初中部的时候,学校每年会举办个高低年级学习交流的活动,会有一群高中部的人被选出来和初中部的人配对,进行一个月的一对一帮助辅导。交流完之后还会进行比赛,小组和小组之间比,前三能得到名誉和很丰厚的奖励。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觉醒异能,体格又差,在班里一直是吊车尾,几乎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人愿意选择这样的我作为辅导对象。但是人数是算好的,所以在大家都选好各自的搭档以后,高中部只剩下了凛学长。凛学长当时也刚进高中部没多久,又不怎么说话,很不受待见,初中部这里也没人想选他,我就和他分到一组了。

“开始几天我们除了教学和提问之外没怎么说过话,其他小组看我们好欺负就经常排挤我们,上课明目张胆地抢我们的材料、机甲、甚至成绩。别人不在的时候甚至会说些非常难听的话。初中部的人恨我抢走了他们的名额,高中部的人觉得凛学长不配在这所学校,趁着这边没人能管他们就没什么顾忌了。到了第三天,我忍不住放学后一个人躲在教室里偷偷地哭。我没想到学长没有回宿舍,他问我想不想拿第一。我说想啊,当然想了,都这样被人看不起了。可是我没有异能啊,只能被踩在最下面。学长你也一样吧,有这种很不甘心又不能反驳的感觉。然后我听到他好像轻笑了一声,说你挺像他的。没关系,想拿第一就去拿吧。学长还和我做了个约定,我帮他做件事,他帮我拿第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冰系异能,第一次见到异能感知那么高的人,强大、完美、美丽,就像是冰的主宰一样。他轻轻挥手就有成片的冰晶凝结出来,呼出的气都是寒冷的。学长问我这样能不能拿第一?那一刻我被震撼了,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卑微、弱小、胆怯。我沉默了很久,说,当然不能啦。不过如果我也拿到更好更漂亮的成绩就可以了。所以啊学长,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哦。”

“……最后呢?”

“最后?当然是我们赢啦!在大概半个月后我觉醒了血魔异能,学长本来在高中部就一直隐藏实力,我永远也忘不掉那些人不可置信的眼神,感觉爽爆了。”

修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轻笑了起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他能想象到那个人面无表情地带着女孩摧残着敌人的样子,心里微微得意地嘲笑着那些不自量力的人。他眯着眼睛,像一只慵懒的猫,满意地伸手摸了摸弥枫的头:“我去支下帐篷,你把火堆熄了,以防引来什么夜行生物。”

“对了,那个约定是什么?”他转过身问道。

“这是秘——密~”女孩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拿到第一名,作为交换,你要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学长要找什么样的人呢?”

“和我差不多大的男生,黑色短发、黑色眼睛的,不怎么爱说话。名字叫修。”

“他也像学长那么厉害吗?”

“嗯。他不止会冰系异能,四种元素都会。”

弥枫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无声地笑了起来,站起身拍了拍裤子,追了上去。

学长,人我找到了,约定完成了哦。

 

 

 

-15-

“……这是终点?”

语气中带着满满地质疑,修环顾四周的空地,不仅没有看到所谓的终点旗帜,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中央有几块石头垒在那里——真没想到他们是第一组到达的。

弥枫刚要走上前去,一阵吼声夹杂着腥风扑面而来,她猛地回头,只看见血盆大口布满了獠牙,向她扑了过来。她下意识地惊叫,伸手想要从身后摸出那把长刀,一个巨大的魔法炮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闪电砸在了凶兽的身上,将它朝一旁撞了过去,连皮毛都被炸得在空中纷飞,露出粉红的皮肉,渗着殷红的血。不等它站起身来,一道雷光紧跟着落在了它的身上,这头体型不算小的凶兽呜咽一声,跪倒在地上抽搐着。

弥枫心有余悸地吁了口气,向修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继续走到了石堆那里,蹲下来开始观察:“学长你过来看看这里。”她指着其中一块上有些不自然的凸起,“我觉得这是个机关,要不要按下去?”

“嗯,你按吧。”

“哇!不怕是陷阱吗?”说着话她却乖乖伸手摁了下去,尽管两人只合作了三天,她直觉地相信只要有修在就不会遇到难以解决的危险。

一束光自按钮的地方投射了出来,校长那张懒散的脸出现在半空的投影中:“啊啊,恭喜你们到达终点,接下来只要和上届格斗大赛第一名对战一下就能通过了,很轻松吧。”

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讲,影像很快消失在空气里。修皱了皱眉,刚要询问弥枫关于上届第一名的事情,只见对方愣了一下,忽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上届?那不是……”

话音未落,两人脚下发出了隆隆的声音,原本平坦的土地上突然多出一块空洞,正好在弥枫的脚下。她措不及防地掉了下去,还不忘伸手拉了修一把。

“卧槽啊啊啊啊啊!!!”

 

 

 

-14-

修从来不知道,后山的地下还有那么大一块空间。没有什么摆设,目之所及都是普通的材料做成的墙壁,前面中央摆着把木质的椅子,朴素干净。

——这不是让他一旁的弥枫神经紧绷的理由。

前几日才见到的自称罗丹尔的男人正微笑着坐在那把椅子上,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啊,修。”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在身后握紧了拳头,又松了开来:“哦?难道老师您是上一届格斗大赛的第一名?还是您后面那位?”

“别那么紧张嘛,我可是被你们校长特地托付了来做这一轮最后一场比赛的裁判的。而你们要解决的对手,自然是他咯。”

消瘦的身影从男人身后绕了出来,少年一头银白色的短发,穿着简单的T恤长裤,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们面前,尽管视线放在他们身上,晶红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宛如一台机密却冰冷的机器。

弥枫的瞳孔骤然紧缩,忍不住惊呼出声:“凛学长……?!”

她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还要开口再问些什么,就被人一把拉过手臂向一旁倒去。

寒冷的气息擦着她的脸颊飞过,凛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冲了过来。 他一击没得手,在他们身后轻轻停了下来,转身凌空甩出几支冰枪。

 

修觉得太阳穴在突突地跳,他拉着弥枫有些狼狈地闪躲着对方的攻击。梦境里模糊的脸在这一刻和眼前的少年重叠了起来,勾勒出更多的细节,一点一滴。他紧紧盯着对面毫不留情地进行着攻击的人,隐隐觉得哪里不对,正想制住对方,女孩细小的、不太确定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我记得凛学长和现在这样子有点不一样……”

“啊,那是他以前的样子。”他随口回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和现在差别不大,但感觉不大可能变回去。”

“以前……?”弥枫咀嚼着这两个字,喃喃自语,“难道……?不、不可能,不会是那个……”

“嗯?怎么了?”修发现女孩的样子有些不对劲,低头问道。

“学长,麻烦稍微让一下。”弥枫向后快速退了几步,在凛冲过来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腰间的枪,对准了对方。

“嘭!”

子弹擦过了少年左侧的腰部,划开了他的衣服,露出白皙的皮肤——和在那上面用灰色颜料印着的一串字符。

“果然……凛学长果然被抓起来了。到底是谁干的?”

修蓦地停下了动作。

“你刚刚说什么?”

“学长你看那个标记,那是……人造人的专有标记。凛学长现在可能被关在某个地方,被人从头到尾地观察研究、提取基因、甚至被做手术。这个人造人应该就是由凛学长的基因做出来的,因为现有技术无法还原一个一模一样的母体,所以造出来的会是他更弱小时候的样子。”

“被……研究?”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弥枫抬头,看向了一直坐在椅子上,手肘支着头如同在看好戏的男人,“大叔,是你对不对?”

“哎呀,这么早就被发现了。”罗丹尔笑眯眯地鼓了鼓掌,“聪明的小姑娘。”

“你……!”弥枫大怒,拔出了刀就要冲过去砍人,凛却走到了罗丹尔的面前,面色冷漠地挡住了他们。她只好回头求助修,“学长,我们怎么……”

她的声音顿住了。

少年低垂着头,黑色的发丝滑落,遮住了眼睛和他的神情。他缓缓伸手,打了个响指。

仿佛有巨大的声响在耳边响起,又仿佛什么也没有。弥枫只觉得眼前有强烈的白光一闪而过,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她被眼前的情景震慑地捂住了嘴。

一道道彩色的光芒沿着地板蔓延了开来,沿着纹理勾勒出了一个精美复杂的巨大魔法阵,宛如有生命般,在地上缓缓旋转着。空气中的元素都躁动起来了,它们欣喜又畏惧地在这个舞台上雀跃着,它们试图着去抹杀不属于这个舞台的外来者,它们浅唱低吟,呼应着它们的主人。

「……黑暗占据了你的身体,新的生命即将降临。」

少年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如同一缕缥缈的气息。

“想起来了……”他说,“我是……魔皇。”

他安静地站在魔法阵的中央,慢慢抬起头,露出了墨黑的眼睛。他看向同样在阵中的罗丹尔,漠然地伸出了手。

五彩缤纷的元素一下子停住了,随后疯狂地朝他的手中涌去,汇聚、挤压、凝结,渐渐形成了一个几乎充斥了半个房间的巨大魔法球,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压。

“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了?”

-ETC-

评论(13)
热度(26)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