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贤者之杖x牧童之谎】狼来了

庆祝一下前段时间家里湮灭爆了贤者,谢谢贤者大大愿意来我家呜呜呜

贤者的外形是岚缘太太DNF刀剑录系列的,超喜欢!笔芯!牧童之谎的外形就是自己脑补的啦

*私设如山

*标题废

*OOC严重

*感觉自己脑洞越来越傻了



小小的孩子抱着脚孤零零地坐在山上。

“狼来了。”

“狼来了。”

“狼真的来了。”


牧童之谎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不叫牧童之谎,大家都喜欢叫他狼来了,因为他一直喜欢说“狼来了”,或者“狼真的来了”。大家一开始都不太理解为什么他要说这些话,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有点烦。但他是很厉害的魔杖,又长得很可爱,所以没什么人讨厌他。

然而时间一长暴露了本性。

这家伙很喜欢捉弄人;说难听点——满口谎言。他经常喜欢骗灵兔小弟弟喝下偷偷放了辣椒的热可可;或者是告诉空城泪阿姨主人让她去卡妮娜那里买点布料,算好了下雨的时间使她一路淋雨跑回来;或者是和千蛛碎影战靴说隔壁马戏团团长的袜子能让你的能力得到升华,还提供了半夜去偷袜子的全程路线;或者是向冰雪三姐妹卖萌说自己想吃哥布林做的冰沙,骗她们去亚诺法森林里呆站了一下午就为了冻住几个哥布林……在他到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上至史诗下至普通的所有人都被他惹了个遍。有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过分,就非常真诚地撒个娇道个歉,大家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原谅他了。

没办法,谁让主人喜欢自己呢。

每天晚上都会有一窝子小神器挤在童话之森姐姐的房间里听她讲故事,小红帽啊,睡美人啊,白雪公主啊,当然也包括狼来了的故事。然后这些神器们就会把狼来了的故事告诉别人,久而久之大家都把这个故事和他联系起来,改口叫他牧童之谎了。

“牧童之谎哥哥,你又骗我!”墨竹手镯气鼓鼓地瞪着他。

“牧童之谎啊,老说谎是不好的。”时间旅行者的怀表叹息着摇摇头。

“牧童之谎,再让我逮到有你好看。”格拉西亚家族遗物凶狠得盯着他。

牧童之谎嘻嘻笑着,变本加厉,每天以说谎欺骗为乐。

直到来了新人。


那天主人意外地没有带他出去战斗,回来的时候已经太阳已经沉到地平线下去一半了。牧童之谎蹦蹦跳跳地来到门口迎接,看到满身是血的主人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兴奋之情,头一次没有和他打招呼,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刚想问候一下亲爱的主人,就看到一个男孩披着长长的紫发,拖曳着垂到地上的暗紫色长袍,踏着一地灿烂的余晖从门口走了进来,仿佛带进来了满屋子金色的夕阳。那双漂亮的、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看向了他,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然后径直从他身旁走过,跟着主人进了房间。

牧童之谎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他看向紧闭的房门,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那些防具和首饰也叽叽喳喳地跟着回来了,他们不停地议论着今天的事情,话语间满满的兴奋和八卦。

“没想到我们主人真的成功了!”

“是啊!被认可的魔法师!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誉!”

“贤者大人出现的时候好帅!”

“多么高贵的大人啊……你们觉得我和他有可能吗?”

“史诗和稀有的爱情是没有结果的啦!”

牧童之谎被他们吵得有点头晕,他拉住一个勇者问道:“刚刚那家伙什么武器?为什么要跟着主人进去?”

那个勇者魔法石朝他扮了个鬼脸:“那是主人今天得到的史诗法杖,叫贤者之杖,是主人日思夜想了好久的武器呢!好啦,快松开啦,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那个时候牧童之谎心里还是很不屑的,毕竟自己的能力虽然不太稳定,但也不是别的传说或者神器能比,连素未谋面的智者千虑应该都比他差一截。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心里盘算着新的谎话,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新人,谁才是主人真正宠爱的宝贝武器。

贤者之杖正在餐桌旁看书,手边摆着空了的盘子和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他听到动静声抬起了头,似乎有些讶异有人起得这么早,然后露出了一个和昨天一样的微笑:“你好。”

“你好呀新来的!我叫牧童之谎,有没有早餐啊?”

“有的,那边刚烤好了面包。我是贤者之杖,很高兴认识你。”

牧童之谎拿盘子盛好了烤箱里的面包,转了转眼珠,忽然转过身去:“平时主人都让我把早饭送到房间,可是今天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拜托你帮我送一下呀?”

贤者之杖眨了眨眼睛:“好呀。”

虽然主人平时都很温柔的样子,但起床气可是非常严重的呢。牧童之谎想着上次无尽的华尔兹被主人吓跑出来的情景就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他看着对方从储物柜里拿出一个保温盒,把面包和沙拉都整整齐齐地码在盒子里,盖上盖子放到一个小包里,然后不急不缓地提着包走上楼,来到主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大清早吵什么吵!”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

“主人,已经八点三十分了,再晚的话就赶不上今天的安图恩冒险团了。”

门内寂静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冲了出来。

“快快快有什么吃的让我随便吃点就走了还有十分钟快来不及了!”

“早饭已经打包好了,可以直接上路了,主人。”贤者之杖很贴心地打开了大门,“马车也准备好了。”

“噢!干得漂亮!走吧!”

留在原地的牧童之谎:“……”


午后的休息时光,大家都坐在花园里聊天。牧童之谎盘腿坐在椅子上和一群传承防具聊天。

“一个三点水加来是什么字?”

“唔……涞?不确定是不是这么读……”

“那三点水加一个去呢?”

“……有这个字吗?去?”

“噗……”坐在一旁翻书的贤者之杖捂住嘴轻笑了一声,“是法啊。”

牧童之谎很生气:“这个美妙的揭晓答案的时刻应该是我来!你凑什么热闹?”


“贤者贤者!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去一趟素喃买东西!”

贤者之杖点了点头:“好啊。”

牧童之谎走在集市里东张西望着,贤者之杖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黄玉、茴香、八角、蛋白油、魔力结晶……差不多了。啊!还差小铁柱那边要取一个东西!我去拿一下哦,贤者在这里等我可以吗?”

“好的。”

牧童之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路又偷偷拐了回来。他刚刚在一家坊市里悄悄顺走了一串玛瑙手链,在说话的时候把手链挂在了贤者之杖手里的布包上。现在那个商贩也差不多要追过来了吧。

这串项链可价值不菲,出来的时候带的钱又不多,这下看你怎么办。牧童之谎暗中观察。

“那个紫头发的家伙!站住!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南红玛瑙手链!”肥胖的中年男子追了过来,气愤地指着对方的腰间。

贤者之杖低下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饰品,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他平静地抬起头,嘴角勾起一个礼貌的弧度:“抱歉,可能是刚刚买的时候忘付钱了,现在给你吧。”说着从布包里取出一袋金币递了过去。

那男人看到贤者之杖居然这么好说话,把钱接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过于年轻的容貌,不依不饶:“这是被我抓了现行才还钱的吧!谁知道你是不是偷了我别的东西!一看你就不是当地人!把你的包拿出来让我全部检查一遍我才能相信你!”

哇,老戏骨啊。牧童之谎幸灾乐祸地看着。

贤者之杖连表情都没变,依然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他走上前两步,凑近男人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这串手链并不是用真正的玛瑙做的,表面斑布着深蓝色的瑕疵,内里结构混沌,条纹整齐,平均重量比真正的南红玛瑙重一些,项链提起来的时候不是垂直的,应该是玻璃或者是低劣一点的玛瑙混玻璃做的吧。刚刚给你的那些钱应该远远比这串手链的价值要高了。”

他每吐出一句话,中年男子的脸色变白了几分。那股温和的嗓音围绕在他周围,却听得他冷汗直流。直到贤者之杖退开了几步微笑着看他,他才擦了擦汗说:“是我刚刚误会了,这位小兄弟好眼神,在下佩服。”

等一下?你怎么自己跑了?牧童之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从暗处走了出来小跑到贤者之杖身边:“刚刚发生了什么啊?你怎么有那么多钱?我记得我们带出来的不多啊?”

“买东西的时候忘记付钱了。我和盗墓笔记寻龙诀的关系比较好,每次跟着主人出去赚金币的时候他都会多弄一点分我。”贤者之杖朝他眨了眨眼睛,“拿好了吗?回去吧。”

“……哦。”


牧童之谎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不仅是大家都喜欢围着贤者之杖转,连主人对他的宠爱在这个家伙来了之后都减淡了许多。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贤者之杖懂的东西很多,童话之森讲的那些故事他都知道,还会讲些更有意思的、甚至是他以前的亲身经历给大家听。他的脾气还好得要命!上次火焰之域项链不小心把他的书柜烧了,他就告诉火焰之域怎么更好得控制自己的力量。

牧童之谎越来越讨厌贤者之杖了。


“今天……有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贤者之杖、牧童之谎,我需要你们和我一起去。”

“交给我吧主人!”“是,主人。”

虽然关于贤者之杖很厉害的传言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但这还是牧童之谎第一次看见贤者之杖参与战斗。他就和主人一起站在那里,吟唱着一个又一个繁复的咒语,指挥着元素汇聚的能量体劈头盖脸地砸向可怖的怪物们,胸前的紫水晶闪闪发亮,宛如元素的君主。

是不是自己真的比他差?牧童之谎有些不甘地想着。

如果……如果他消失就好了。他消失了,自己还是主人最喜欢的武器,还可以像以前一样撒娇,还能和主人一起并肩作战。

小小的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他攥着手里的地图,走上前指着远方的无穷无尽的山脉,对他们说:“接下来……往那走。”

那里有着主人想要的东西,也有着最凶险的魔兽,是去找到宝箱最危险的一条路。他隐瞒了后者。

把主人丢下,然后把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永远地留在那里。反正只是一支法杖而已,总有人会遇见他,也会喜欢他。而自己会永远留在主人身边,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说着谎言然后保护主人。

所以当他们取回宝箱的路上遇到了传说中的凶兽时,他瑟缩地躲在贤者之杖和主人的身后,愧疚地低着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好害怕……!”

“没关系的,会有办法的。”贤者之杖微笑着。

他满心欢喜地站在一旁看着贤者之杖毫无保留地输出着魔力,胸前紫水晶的光芒越来越黯淡。接下来只要他一魔力枯竭,自己就能站出来保护主人了。

巨大的利爪仿佛撕裂了空气,狠狠地扎进了胸口。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牧童之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最爱的主人重重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不!!!”他声嘶力竭地冲了出来,跪在地上抱住了主人,眼泪不受控制地一滴滴落了下来,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贤者之杖来到了他身边,轻声说:“会有办法的,没事的。”

“都怪你!”他忽然回头,疯了一样地喊着,“都是你的错!如果你不出现,主人就不会遭遇这种情况!你连主人都保护不好,你还是什么被认可的魔法师才能佩戴的法杖!现在主人死了,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平静地站在这里!”

“因为,我有办法救活他。”

他愣住了。

他看见贤者之杖轻轻挥了挥手,一把修长莹润的法杖出现在他的手里,金色的底座雕琢成了一只翅膀的样子,托着那颗通透地没有一丝杂质的紫水晶,一缕缕晶亮的光芒在水晶球的中央流淌着,好像生命的律动。紫发的男孩闭上了眼睛,轻轻吟唱了起来。那些光芒慢慢地流动了出来,汇聚到牧童之谎怀里的人的胸口。主人的面色渐渐红润了起来,体温也趋近于正常。

牧童之谎愣愣地看着那个人全身沐浴在光芒里,身躯一点点变得透明,直至消失。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那把法杖掉落在了他的身边,发出嘭的一声响。水晶球上的光芒全部黯淡了下来,好像一把最普通的法杖。


“从前,有一个放羊的孩子,每天都去山上放羊。他每天都过着无聊的生活,有一天他捉弄大家,对村里喊:“狼来了!救命啊!”

“农夫们气喘吁吁地赶到山上,结果听到他大声嘲笑:“哈哈,你们都上当了!”第二天他故伎重演,农夫们又冲上来帮他大狼,又失望地回去。

“过了几天狼真的来了,他大声呼救,却再也没有人冲上来救他。”他听着那个人温润的嗓音将自己的过去娓娓道来,低头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但是,有人会因为你的欺骗而离开你,也有人会识破了你的谎言继续留在你身边。”贤者之杖微笑着看着他,眼里深邃的好像要把他吸进去一样,“有人会因为你的谎言愤怒,也有人会纵容你的戏弄。不要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了这个世界,你信任它,它也会对你张开怀抱。”

牧童之谎仍旧低着头,拼命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忽然头顶传来一片温暖的温度,那个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

“其实牧童之谎的内心也是很善良的吧。你看,无论是‘狼来了’还是‘狼真的来了’,都是增加主人能力的啊。”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贤者之杖,是只有被认可的魔法师才能佩戴的法杖,是古老知识的拥有者。所以,多依赖我一点,是没问题的哦?”


小小的孩子抱着脚孤零零地坐在山上。

“狼来了。”

“狼来了。”

“狼真的来了。”

一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别怕。”


-END-




评论(2)
热度(19)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