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瑞金】龙系未成年(龙族paro)

*儿童节才开始动笔所以理所当然的错过节日了……

*送给CP的儿童节礼物 @清明远上间 

*OOC严重,慎入

(这个系列打算以后慢慢写……可以猜猜看金和格瑞的言灵是什么……?



金在体育馆的走道里悄无声息地奔跑着,一只手别在腰间的格洛克18上,另一只手按在耳朵上的微型耳机里听着诺玛传过来的资料。今天正值六一儿童节,尽管对于美国小朋友来说他们可能天天在过儿童节,但有些学校还是会举办庆祝活动。外面的操场上人声鼎沸,学生们在教学楼里进进出出,不停地把道具搬出来在自己班级的地盘上布置着。

这是伊利诺伊州的一个私立初中,离卡塞尔学院有十几千米的距离。执行部的人接到消息说这里发生了几起儿童死亡事件,从手法上来看被怀疑是低级混血种所为。任务难度只有C,就扔给一年级生当选择性期末考核了。

金觉得特别有意思——当然不会是他想出来浪一浪——所以大刺刺地认领了这个任务。更巧的是,学院派来负责全程监考他的高年级学生居然是格瑞。一路上金把手高举出敞篷车外放声高歌,歌颂着久违的自由和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鞋子在问雷狮借来的保时捷911的皮垫上留下两个显眼的印子。

“金,把脚放下,如果你下次还希望从雷狮那里拿到炼金武器的话。”

“哦哦。”


从早上到校开始到现在,一个班级的两男一女共三名学生已经失踪了将近五小时。一小时的搜寻无果后,金来到了最后一栋大楼。体育馆一楼的篮球场不久前被翻新过,地板亮得都能照出女孩子的裙底。他往楼上跑去,两旁的墙壁渐渐开始变灰,斑驳的白漆挂在上面,就像这短短的十几秒里穿越了十年一样。

他快到楼顶的仓库了。

一片薄如蝉翼的刀片忽然从斜上方射下来,金忙往旁边一闪,刀片擦过他的脸颊,“蹭”一声插在了他身后的墙上,抖落了几块墙皮。他抬头向上方看去,十几件不同的武器如同凭空出现般从仓库里飞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精确地朝自己的方向直直刺了过来。

这个速度和距离以及准确程度,就算是一般混血种都不可能全部躲掉;但金看着这些武器,湛蓝的瞳孔倏地缩成一条竖线,在一片昏暗中燃烧着金色的光芒。

他的身影忽然变模糊了,那是速度太快导致的视觉残影。金在这些置人死地的利器中如鱼在海藻里穿梭,几下眨眼的时间他就登上了顶楼,并直直朝武器出现的角落冲去。

他看清了,三个学生在角落里被绑了起来,已经昏迷了。罪犯有着毫不出众的外表,那双黯淡的黄金瞳在急剧缩小,不可置信地看着金过来的方向。他的手还没握紧腰上的枪,就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了额头。

少年朝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掰动了扳机。

“麻醉枪啦,好好睡一觉吧~”金看着软倒在地上的人,非常嘚瑟插着腰地吹了吹枪口。他正要把枪插回去时,一阵风声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突袭来得太突然,他想发动言灵躲开时已经来不及了。正当金打算抱头蹲下大喊一声吾命休矣时,那支刀片在空气中毫无预兆地断成了几截,乒铃乓啷地掉在了地上。

他回过头,看见白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从楼道口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个已经失去知觉的男人。

“格瑞!嘿嘿,我就知道格瑞会来救我。”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也不顾一路走过来自己满身的灰,跳过去扑在了对方身上。

“笨蛋,不知道罪犯可能有同伙吗。”格瑞把手中的人往角落里一扔,“这个人刚才躲在仓库角落里,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冥照一类的言灵,所以你没有发现他。”

“嗯嗯!”金非常乖巧地上下点头,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另一个罪犯,“这个是阴流!上个星期我才学到的,会控制微小的空气流动来投掷武器,对不对?”

“把人交给执行部的就可以了。走吧,这几个学生还要老师过来处理。”格瑞没有理会沉浸在完成任务喜悦中的发小,利落地转身走出了仓库,手指轻巧地在iPad上点动,“一年级生金,在卡塞尔学院大一第一学期期末选择性考核中成绩为A,能力和反应足够却莽撞有余,希望以后再接再厉,带着智商行动。好了,明天就要回去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他的脚步顿住了。

金拉住了他的衣角,格瑞转过了身,看到了对方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金指着窗外的操场,兴奋地说:“格瑞!我们去玩吧!”他用力晃着格瑞的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小声开口,“格瑞我今天不是表现不错嘛,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玩一会儿!就一会儿!”

格瑞拗不过他,只能被金拉着手走出了仓库。


出来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一点,阳光灿烂地像七月的加州。校长在讲台上祝福着孩子们的节日,每个班级的游园会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上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欢庆的时间了。在六一这一天这所学校是对外开放的,临近的一些学校也有些学生陆陆续续赶过来,涌进了校门,渐渐散布到各个展位前面。很快这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

金拉着格瑞走近了第一个班级,从布置来看主题是万圣,门口的女生穿着沾血的病号服,脸上缝着长长的针脚,垫着脚朝经过的人招呼着。她看到金和格瑞了,顿时眼睛一亮,把门口的黑色帘子掀开,摇了摇手说:“两位大哥哥要不要玩鬼屋呀?”

“好啊好啊!”金蹦蹦跳跳地走了进去,还在门口向格瑞晃着手:“格瑞快过来!”

格瑞看着他身后黑漆漆的通道,一瞬间产生出了对方在喊“来呀~快活呀~”的错觉,他被自己这个诡异的想法哆嗦了一下。大概是刚才执行任务的时候金接近死亡那一刻脊背一凉的感觉还没散去,格瑞这么安慰自己,抬脚跟了上去。

混血种的夜视能力比普通人好上了一倍,除了地上指路用的荧光箭头就没有别的光源了,但金还是看到了两边时不时闪过的骷髅人脸和天花板上垂下的长长的头发,还有前方不远处伺机等待的鬼魂扮演者。道具做的有点粗糙,但能看出这群孩子们非常认真地在布置这个鬼屋,于是金非常配合地尖叫了几声并做出了抱头躲闪的样子。

走出来的时候金很认真地和等在门口的学生夸奖了里面逼真的环境,湛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格瑞跟在后面默默看着金诚挚的笑容和对方惊喜的表情,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等金转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好了?”

“嗯!我们去下一个吧!”金确认了格瑞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后,又兴致勃勃地朝前走去。

美国的很多青少年从小就开始培养兴趣和独立能力,在行动能力和动手能力方面成长得很快。这场完全游园会比金想象得更有趣,他玩得很开心。有一个班级准备了很多颜色不同的混合果汁摆在吧台上,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穿着橙色围裙的女孩们站在旁边,甩着金色的马尾辫甜甜地向光顾的人介绍着游戏规则:“来试试看能尝出几种果汁的配方吗?”

金接过一瓶奶绿色的果汁,喝了一口,蹙着眉咂了咂嘴,有些犹豫地吐出了几个名词:“哇——!这是水果牛奶吗?猕猴桃、牛奶、还有一点点橙子……唔……还有一个……是不是加了一点山楂!”

“Bravo!”几个女孩惊讶地鼓起了掌,脸上带着激动的红晕,“这是我们班一个中国的女生提供的食材!你是第一个认出来的!”

“偶尔见到过一次,嘿嘿。”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由于大部分的龙类都在中国,卡塞尔学院专门开设过很多关于中国的课,包括了中国地理。金第一次吃到这种红红的果子的时候也为那青涩奇妙的酸味赞叹了一下。他举着那杯果汁问,“请问这一杯都可以给我吗?”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奖励!”

金道了谢,然后转身把它递给了身后一直沉默着的人:“格瑞你尝尝这个!超好喝的!”

正在发呆的人忽然被叫到了名字,格瑞愣了一会儿。他看着金期待的眼神,居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盯着杯沿金留下的水渍看了一会儿,然后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刚被冰镇过的牛奶混着水果的甜香和淡淡的酸味,带着一丝清爽的凉意。

“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

“……嗯。”

“那就好。”金带着一副求表扬的神情,“格瑞很喜欢牛奶嘛!”


等走到最后一个展位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阳光渐渐沉淀了橙红色,已经有学生陆续开始回家了。金看着放在桌子红布上的玩具手枪和五米远的几个靶子,了然地点了点头:“是射击拿奖吧!”

“是哦!你想试试吗?可惜一等奖已经都送完了,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二等奖和三等奖还有一点,是巧克力和一些小挂件。”坐在一边的男孩拿了把枪,把一管十发的BB弹装填了进去递给金。

金眼前一亮,伸手握住了那把塑料做的玩具手枪。明明已经摸过了各种各样冰冷的枪管,他还是像小孩子看到了新奇的事物一样把这把枪在手里来回抛着,然后试着射了一枪。

8环。

看到了新奇事物的小孩转头对着格瑞炫耀:“我的射击课上个学期是A-!”

连着三个学期拿了A+的格瑞敷衍地点了点头:“嗯,不错,再接再厉。”

金这回认真起来了,第二枪停了七秒的时间才射了出去,这一次朝9环的位置更靠近了一点。周围正在参与活动的人也转头看了一眼金。他眯着一只眼睛,目光专注地盯着靶子的红心,接下来的几枪几乎是行云流水地射了出去。当第十枪落下的时候,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擦了擦因为紧绷神经而渗出的一些汗。

“太棒了先生!这个成绩原本是可以拿一等奖的!”一旁的男孩从桌底翻出了一个棕色的包装精美的礼盒递了过去,“这是二等奖的奖品,恭喜你!”

那是一盒GODIVA的松露巧克力,一共有十八颗不同的夹心口味。金双手接过自己努力换来的奖品左看右看,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

“好了,不早了。该回去了,金。”格瑞看了眼快要淹没在地平线下的太阳,转身朝着大门口走去。金抱着盒子小跑着跟了上来,和格瑞并排走着。

“格瑞今天都没怎么玩诶,好可惜。”

格瑞叹了口气:“你是小孩子吗,金,这是儿童节活动。”

“我知道啊!可是,我们混血种的年龄不是比普通人长半倍吗?所以成年的年龄也要相应拉长呀!不仅我没成年,格瑞也没成年!我们还是可以过儿童节的!”金认真地掰着手指数着。

“……”格瑞沉默了。他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明明是看似毫无逻辑的言论,却完完全全符合了金的性格。在他的世界里可能天天都是儿童节,而他确实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和自己一点也不一样。但这个与他完全不一样的人却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六年,笨手笨脚地嚷嚷着要保护自己,像小孩一样无知无畏。

金仿佛默认了这个设定一样,他把抱在怀里的巧克力塞到了格瑞手上,弯着湛蓝的眼睛在黄昏黑夜的交替下对他开心地笑:“儿童节快乐!格瑞!”

太阳完全沉下去了,和那些熙熙攘攘的笑声一起。但金的笑声清晰地传到了格瑞的耳朵里。他手指摩挲了一下纸质盒子的棱角,最后还是收下了他。

“笨蛋。”他伸手拉下了金的鸭舌帽,但金没有错过那个很浅的笑容,“儿童节快乐,金。”

这样的儿童节也不坏。


-END-






评论(5)
热度(63)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