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毕侃】月老(一发完)

*月老毕x狐妖侃,古风背景,一个很迟钝的双箭头的故事,HE

*全文9k+

*有几句话长得俊出场


节目的最后一次同框了呜呜呜,我又来搞了

我相信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也是我写这篇的主旨吧(?

搞了次古风,内容大部分是使用了历史上的背景,但也有不少捏造的和时代的不符,大家不要指出来了给我个面子(……

前两篇都得到了很多很多人的喜爱,认识你们真的特别开心,谢谢大家!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啦



       “喂,”少年蹲着把下巴磕在雕花黄花梨木桌上,仰头歪着看坐在对面的人,“你真的不去救王妃吗?”

       “你怎么好像比我还关心我的王妃?”毕雯珺眼睛都不眨一下,提起毛笔缓缓地在铺开的雪白的宣纸上落下一横,苍劲有力,“如果我一直说不,你是不是就赖着不走了?”

       “你看我有要走的意思吗?”

       毕雯珺叹了口气:“那准备一下出发吧。”

 

     三天前,这个少年一路躲过了二十五个护卫风尘仆仆地闯进了王府,双手往桌上重重一撑,大喊:“大事不好了!王妃被妖怪抓走了!”

       彼时正在批阅公文的毕雯珺措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写歪了一个字。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严肃地板着一张小脸低头看着自己,他愣了一下,答道:“我知道。”

     他确实知道。皇帝一纸诏书就将长安响当当的美人许配给了他做王妃,尽管两人素未谋面。新婚之夜,本是花好月圆的时辰,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熄了蜡烛,再点灯时,坐在房中的还未揭开盖头的王妃已然消失不见。

       出于责任,毕雯珺派了不少人去找寻打探王妃的下落,却只知道是被人绑架带到了偏远的大漠,其余一概不知。但他心里和明镜似的,绑匪无非就是突厥或是铁勒这些外蕃人,为的不过是他手上的兵权。这些消息并没有被传出去,可这个少年却头头是道地将何人何时为何而抓地分析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推销自己:“你带上我吧!我帮你去救王妃!我琴棋书画刀枪剑戟什么都会!我还会打妖怪呢!”

       琴棋书画和刀枪剑戟没怎么见过,逃跑躲人的本事倒是挺快。毕雯珺看着冲进来要抓他的护卫和把这里弄得鸡飞狗跳的少年,叹了口气。

       

       管家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停在王府外。少年夸张地围着华丽的马车转了三圈发出“不愧是王府”的惊叹声,然后一下跳了上去,扶着门框朝毕雯珺弯腰,伸出了手:“上来呀。”

       正是春城无处不飞花的时节,柳絮飞舞,落红无数;风吹起乌黑的发丝,少年笑意晏晏。毕雯珺恍了下神,鬼使神差地问道:“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没有啊,你是不是记错了。”少年神色有一闪而逝地不自然,快得毕雯珺都没有捕捉到。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希侃。”

 

 

 

       这确实不是李希侃第一次见到毕雯珺。

       很久很久以前,李希侃还是山里一只修炼百年的小妖精。那时候它还只是只毛色油亮的、游手好闲的小狐狸,连人形都化不成,只能在山里捉捉小鸟采采野果,偶尔也会被别的野熊虎豹之类的追着跑。它那时还不叫李希侃,没有名字,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也不向往人类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有个人类的姑娘来山里采果子。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穿着藕色绸缎的衣服,发梢上的铃铛叮铃当啷地响。她看到了在溪边受了伤的小狐狸,就采了药草捣成泥,细心地敷在后腿上的伤口上。姑娘摸了它的头:“过几天就好了,下次别再受伤啦。”

       自那以后,它常常能看到她来山里,有时是采蘑菇,有时是摘果子。大部分时间它只是默默地躲在草丛里看着她,偶尔也会被发现。女孩也不怕它,只是会笑着朝自己招招手。它这时候就会扭捏几下,慢慢地从树丛里跑出来,被女孩蹲下来摸几下皮毛。

       它觉得自己是喜欢她的。它会期待她的到来,也会担心她遇到危险。于是它日复一日努力地修炼,终于有一天,成功化成了人形。尽管时间不稳定,它兴冲冲地跑到女孩面前,让女孩亲眼看见自己从狐狸变成了人的样子,想看看女孩和平时一样的笑脸。

       “你……你是妖怪!你是妖怪!”姑娘颤抖着手指着它,惊慌失措地扔下了篮子,“不要!不要靠近我!”

       她尖叫着跑走了,徒留原地失魂落魄的男孩。

 

       有人在他身后悠悠叹了口气。他转身,看见一个男人从树后走了出来。一席白衣迤地,肤色如玉,眉目如画的脸细致地又丝毫不女气,眼睛漆黑明亮,像是春日未融的雪。他朝着男孩走来,每一步都隐隐有雾气升腾,美得不像是人间的存在。他摇了摇头,说:“她并不钟情于你,何苦强求呢?”

       “可我喜欢她啊!”

       “你喜欢她,她就要和你在一起么?”

       “她救了我,我为她修炼成了人形,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爱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毕雯珺笑了,他朝小狐狸伸出了手,“我是天上的月老,司掌天下姻缘。我在这里迷路了,如果你带我走出去,我就带你来我的月老殿里,去看看爱是什么样的,好么?”

       “……好。”小狐狸虽然不服气,张牙舞爪的,却还是负责地把月老带出了山中。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那我赐你一个名字吧。”毕雯珺手在男孩的额头上一点,一抹朱砂出现在了他的眉心又消失不见,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能一直维持人形了。“以后你就叫李希侃,跟着我在月老殿当红娘。”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毕雯珺拉上了窗户又锁上了门,不紧不慢地坐在李希侃对面,问道,“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妖怪是什么意思了。”

       正在玩街上买来的竹蜻蜓的李希侃一愣:“你没见过妖怪吗?”

       “准确地说,我不相信它的存在。”

       “真的有妖怪哦。”李希侃指了指窗外,“天上的飞鸟,水里的游鱼,地上的猫狗,只要是吸收了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都有机会修炼成妖怪的。像王妃殿下就是被蝙蝠妖怪捉走啦,所以你们抓不到犯人,蝙蝠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你也是妖怪吗?”

       “我……我当然不是!怎么,如果我是妖怪你要杀了我吗?”李希侃壮胆似得拍了拍胸脯,“我这么好看怎么会是妖怪呢?”

       “这倒不会,如果真的有妖怪我也不讨厌。”毕雯珺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李希侃,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那你又为什么要帮我救王妃呢?”

       “诶呀。”李希侃跺了跺脚,“我看你们郎有情妾有意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结果被生生拆散了我心里那个急啊!我这不是希望你们百年好合么?”

       “那你怎么知道她被抓到哪儿了?还知道是谁干的?”

       “天机不可泄露。”李希侃神神叨叨,“我夜观天象,紫气东来,月老给我托梦告诉我你俩是一对,天降大任于我,就派我来撮合你们。”

       “可是我连她都没见过,根本不爱她,怎么会被月老乱点鸳鸯谱呢?”毕雯珺明显一副不信的样子。

       “你说谁乱点鸳鸯谱了!你们这不都成亲了吗?”

       “门还没过呢成什么亲。”毕雯珺看到对面的人这么迫切地希望自己成亲,下意识地感到抵触,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心态有些奇怪,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谈谈你的计划吧。”他努力忽略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如果对方真的是妖怪,我们打得过吗?”

       “当然!”李希侃挥了挥拳头,“有我在,放心!”

 

 

 

       当真正站在云朵上的那一刻,李希侃才堪堪意识到自己好像成了神仙了,尽管只是一个刚上任的实习红娘。毕雯珺看着他站在原地,头却忍不住三百六十度转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催促道:“快跟上,希侃。”

       月老殿出奇地大,李希侃看着来来回回奔波忙碌的青鸟和灵犀,好奇地跟了上去。天底下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对应的泥塑人偶摆在殿里,刻上了姓名和生辰八字。每一位红娘都会对比人偶的乾坤八卦,给每一对人偶两两打上红线,绑在一起。看见李希侃进来了,大家笑着和小狐狸打了招呼,又继续工作。

       “只是牵红线吗?”李希侃眨着眼睛拨弄着交错纷纭的红线,转身问月老。

       “当然不止。”毕雯珺走上前取过一对人偶给李希侃看。它们中间的红线原先是绑起来的,现在却断开了,“如果姻缘线断了,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直接接起来了,红娘还需要下凡去找当事人调解,修补红线。”

       “我可以看看那个姑娘的红线吗?”

       “可以啊。不过她的红线的另一头不是你。”

       “这样啊……”李希侃没精打采。

       毕雯珺见到小狐狸耷拉着脑袋,失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像是想到了什么,说:“对了,你还没有喊我师傅呢。”

       “啊?我为什么要喊你师傅?”

       “我都赐了你人形了,还带你来当了神仙。你跟着我学习,当然要喊我师傅。”

       “……不要!”李希侃气鼓鼓,明明不是他自愿的!

       “好吧。”毕雯珺看起来有一丝失落,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李希侃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发呆。马车跑得很快,一天不到已经出了长安城,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镇。正是晌午阳光最烈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燃了灶台烧起了饭,袅袅炊烟飘散在空气里。他闻着空气中鸡汤的香味,扯了扯正在闭目养神的毕雯珺的袖子,征询道:“老毕老毕,你饿不饿?”

       毕雯珺听到这个称呼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好歹他也是当朝的王爷,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不仅不怕他,还嘻嘻哈哈地给他取了个不怎么样的称呼。他睁开了眼睛,瞥了眼一脸希冀的李希侃,说:“饿。下去吃饭吧。”

       “好嘞!”

       他们找了个生意最好的酒楼坐下。菜点了一半李希侃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没有钱,于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毕雯珺。毕雯珺点了点头示意他没事,他才嬉皮笑脸地点了一桌牛肉。

       “你不知道我最喜欢吃牛肉了!牛肉是这世上最棒的食物!以前都不让我吃……”李希侃满脸期待地等着小二上菜。

       “以前?”

       “呃……就是以前我还不在长安的时候。”李希侃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打着哈哈瞒了过去。

       他第一次跟着毕雯珺下山来到人间的时候,也到了这样的一个小镇。从没吃过烹饪食物的他对每一家铺子的点心都充满了兴趣,那时候也是毕雯珺替他买了桂花糕、糖葫芦、黄豆饼和他最爱的酱牛肉。

       “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能吃的狐狸。”月老说。

 

       正巧赶上了三月三的庙会,两人晚上在这歇脚的时候,人们已经沿着溪边点亮了橘红的灯火,姑娘们穿上了漂亮的衣裳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李希侃不停地往嘴里塞着点心,还不忘喋喋不休地和毕雯珺点评:“这个绿豆糕有点硬。”“那个麦芽糖太甜了。”“这个糖葫芦没有我以前吃的好吃。”“酱牛肉……始终还差那么一口气。”

       他讲了半天发现毕雯珺没有回话,抬头朝对方望去,就看见那人如玉的侧脸仰头望着天空,暖色的烛光泛在他的脸上。恍惚间,李希侃好像看到很久以前在月老殿里,毕雯珺坐在长明灯的一侧,一笔一画教他写字的样子,沉静又认真。

 

       “我给你买套新衣服吧。”毕雯珺收回了目光看向李希侃。一身粗麻布的衣服仍然无法掩盖对方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和灵动的气质,好像是狐狸成了精。他忍不出戳了戳李希侃的脸颊。

 

 

 

       李希侃在月老殿里日复一日地为有缘之人绑上了红线,看着他们一路风顺或是迂回曲折地走到了一起,也会跟着毕雯珺或是其他的红娘下凡去修补破裂的红线。毕雯珺对他很好,教他识字,陪他在仙界摘蟠桃,带他去人间游玩。其他的红娘同事都很羡慕:“侃侃啊,月老大人又给你买什么了?”

       可他始终记得毕雯珺拆散自己和那女孩在一起的仇,时不时在各个地方给他使绊子捣乱,把往日沉寂的月老殿弄得鸡犬不宁。而毕雯珺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温柔地摸了摸李希侃的头。

       李希侃也看了很多很多的爱情。有的人吵吵闹闹却依旧一起生活,有些人相敬如宾却又貌合神离,有些人暗恋成诗又终成眷属,有些人想长相厮守却阴阳永隔。

       他看着那个姑娘高高兴兴地嫁人、相夫、教子,最后化为一堆白骨入了转世轮回,死之前也不曾想起二八年华时遇到的那只狐狸。他沉默了很久。

       “李希侃,你恨我么?”

       “有些。”他看着对方眼角的泪痣,有些不忿地说,“我知道你看了很多的姻缘,可你为何如此武断地觉得我和她没有缘分?我和她不合适?”

       “当局者迷。”

       “你没有爱人么?或者说,你没有爱过人么?”

       即使是在神仙遍布的天上,毕雯珺的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出挑。李希侃从未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子,各路女仙看他和毕雯珺的关系好,也若有似无地打听毕雯珺的消息和爱好,暗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李希侃也试图偷偷去看毕雯珺的姻缘,想伺机报复。趁毕雯珺不在的时候把月老殿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代表毕雯珺的泥塑人偶。

       毕雯珺转过头来,定定地凝视了李希侃很久,久到李希侃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才缓缓地开口:“有。”

 

 

 

       “好看吗?”李希侃穿着绛紫色的衣服转了个圈,举起袖子左看看右看看,朝毕雯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谢谢亲王殿下!”

       “好看。”毕雯珺看到对方笑得都露出虎牙了,就知道他是真的很开心,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像是没料到毕雯珺会这么直接,李希侃一下子红了脸,在灯火下却不是很明显。他磕磕巴巴地说:“很、很晚了,我们赶紧走吧。”

 

       马车跑了八天八夜,终于来到了玉门关。这里不再是四百八十寺的繁华都城了,一眼望过去只有连绵不绝的荒漠,巍峨的砂石岗在蜿蜒的戈壁上孤独地耸立着。

       毕雯珺走下了车,对李希侃说:“再往前就是大漠了,马车的速度和补给都跟不上,我们得骑马过去了。”

       李希侃想说自己骑马不太好,但一想到自己是来帮毕雯珺找王妃的,不能添倒忙,就跳下马车和毕雯珺去买了两匹雪白的马回来。准备好食物和水,两人就朝着突厥所在的荒原出发了。

       毕雯珺从小就跟着皇兄去郊外打猎骑马,养就了一身好骑术,名贵的马驹在他的缰绳下温顺又矫健,一下子就冲出了好几里。

       李希侃颤颤巍巍地捏着缰绳坐在马背上,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被马甩下去。他看着毕雯珺远去的背影,腹诽着这人怎么做什么都那么好,后悔当时跟着毕雯珺下凡的时候没好好学个骑马,这会儿出糗出大了。

       毕雯珺走了一会儿转头看才发现李希侃还没有跟上来,而是在原地蹦蹦跳跳地打转。他忍着笑意骑马跑了回去来到李希侃身边,朝李希侃伸出了手:“来,上来。”

       “上……上什么?”

       “过来啊,我带着你。我们坐一匹马。”

       “啊??我……”

       “别磨蹭了,照你这速度什么时候能到。”毕雯珺脸不红心不跳,循循善诱,“你跟着我的话,明天我们就能赶到北庭都护府。”

       “好……好吧。”李希侃扭捏地牵住毕雯珺的手,跳上了马背,坐在了毕雯珺的怀里,“先声明,我只是不会骑马!别的我还是很厉害的!”

       “好、好。”毕雯珺伸出手握住了缰绳。这个姿势正好能把李希侃圈进怀里。感受到怀里的人安分了下来,他压下了心头涌上来的一丝悸动,一甩缰绳跑了出去:“坐稳了。”

       该死,说好了不能再对毕雯珺心动的,你只是来帮他牵红线的!李希侃后背贴着毕雯珺的胸口,手指紧张地绞着马背上的鬃毛,一遍遍在心里告诫自己。西北的大风一阵阵地刮向了他们,却都被毕雯珺挡在了温暖的怀抱里。

       “白龙马,蹄儿朝西……”他颤颤巍巍地唱起了歌。

 

 

 

       李希侃始终不曾认可毕雯珺所谓的不适合。于是李希侃去了地府,找冥王借了那女孩的生死册看,查到她新的转世是谁,再回到月老殿将她的红线剪断。

       殊不知犯下了大错。

       天帝宣召月老的时候,李希侃才知道,女孩红线的另一端,是水神的转世。他化作了人间的风雨入了凡间的轮回,而这一世,正是和那个女孩该有一段姻缘。

       破坏了神仙的姻缘,是足以致死的罪。李希侃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惴惴不安地等着天帝的发落,觉得自己这辈子好惨,还没摸过姑娘的小手、还没找到自己的姻缘就要死了,到最后也不过是月老殿里的一只狐狸红娘。他想着自己还没喝到毕雯珺和他提过的海南的椰子,也没有学会毕雯珺教他念的诗,上次毕雯珺买来的酱牛肉还想去吃一次……

       倏然,头顶传来了温暖的温度。他一睁眼,看到了毕雯珺那张无暇的脸,和冰雪消融般的淡笑。李希侃抖抖索索地发问:

       “我是不是……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月老温润平稳的声音传来,奇迹般地让李希侃放松了下来,“李希侃,我不会让你死的。”

 

       听说毕雯珺被剥夺了月老的职位和神仙的神位、打入轮回的时候,李希侃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不可能、不可能……”他瞪大眼睛抱着头蹲了下来,瑟瑟发抖,“他可是月老殿的月老啊!是司掌天下姻缘的月老啊!他怎么可能被贬为凡人?”

       “侃侃,你没事吧……”带来消息的青鸟不安地看着快要陷入崩溃的李希侃,“剪断红线的事,月老大人全权承担了下来。也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是恪尽职守,从未出过差错,所以天帝才网开一面,没有定下死罪。”

       “毕雯珺……毕雯珺……”李希侃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突然一下跳了起来,“我要去找天帝!是我干的!不是毕雯珺干的!”

       “来不及了……”青鸟吓了一跳,躲躲闪闪地看着李希侃,“大人已经被送往地府了。”

 

       李希侃在奈何桥边看见了毕雯珺。纵使已经不再是神仙了,毕雯珺依旧一身白衣如雪,好看地宛如第一次在树林中见到的谪仙。他看到李希侃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一如既往:“你看,我说你会没事的。”

       “我已经和天帝提交了诏书,你会接替我成为下一任的月老。”

       “我不在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红线是重要的东西,不可以再随便剪断了,知道吗?”

       “相信你自己,你已经跟我学了那么多了,一定可以胜任的。”

       “如果你还因为那件事恨我的话,我可能没有时间留给你了,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李希侃,你很好。”他最后说,“当年我阻止了你们,不是因为你配不上他,而是你值得更好的。你会遇到只属于你的姻缘线。”

 

       传言中寡言少语的月老、不苟言笑的月老,此时站在自己面前安抚似得温柔地笑着,一字一句地嘱咐了很多话。李希侃狠狠地摇头,死命地抓住毕雯珺的手不放,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掉,一滴一滴砸在地上,和毕雯珺清亮的嗓音揉在一起,在这片空旷的地府回荡。

       “不要走……不要走……我错了……我会努力去感悟爱的,你能不能不要走……”他呜呜咽咽,断断续续说着话,想要留住他。

       最终还是毕雯珺放开了手。他头也不回地走上了奈何桥,留下被冥卫拦住的李希侃。李希侃拼命伸手想要去抓住他的衣摆,却都是徒劳。

       “毕雯珺——!”

       他走过了奈何桥。

       “毕雯珺——!”

       他端起了孟婆汤。

       “师傅——!”

       李希侃倏地朝毕雯珺的方向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他一饮而尽。

 

 

 

       李希侃一个激灵睁开了眼。仍是一望无尽的荒漠,夕阳却渐渐落下了山,换上了夜色笼罩在了这片黄沙之上。背后传来的温度让他的意识渐渐回拢。

       又梦到往事了。他还没有从那巨大的悲伤中缓过来,脸颊上凉凉的。他伸手摸了一把,才发觉自己泪流满面。

       毕雯珺低下头问他:“没事吧?怎么哭了?”

       李希侃摇了摇头缩进了毕雯珺的怀里,摆明了不想说。

       毕雯珺没有追问,回想起了方才李希侃在梦里皱着眉,一边梦呓着自己的名字,一边喊着不要走,小脸悲恸。

       他觉得自己可能忘了什么事,头痛欲裂,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少年出现的一瞬间,他就觉得很熟悉,熟悉到摸着他的头的时候,都能回忆起柔软的触感。可他在王府这么久,确实从没见过李希侃。

       但他应当是认识他的。有一个意识这么说。

       “冷吗?”他看着李希侃裹紧了围巾,脸埋在里面。

       “到晚上了好像有点冷。”李希侃老老实实地答道。

       “马上就到了。”

       

       突厥的部落渐渐出现在了远方的地平线上,毕雯珺加快了速度赶了过去。他们来到一处为沿途的旅队和商人搭建的帐篷,掀开帘子走了进去。西北的人为了御寒活血都喜欢吃辣的,当看到一小盘辣椒被端上来的时候,李希侃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试试?”毕雯珺看到他这样不禁想逗逗他,捻起一根墨绿色的放到他嘴边。

       李希侃闭上眼慷慨就义地咬了下去。

       “好辣!!!!”他甩了甩头张开嘴,不停地用手扇风,到处找水喝。

       “怎么样,暖和了吗?”毕雯珺看着他一会儿仰头一会儿低头的样子觉得特别有趣,挑了挑眉勾起嘴角,把水递了过去。

       李希侃红着嘴唇点了点头。

 

 

 

       年轻的月老上任时,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可李希侃迅速适应了庞大的工作量,亲力亲为地牵红线、补红线,事无巨细,井井有条。他不再像之前那样聒噪地到处乱跑了,日日夜夜都坐在空旷的月老殿里,嘴里衔着长长的红线。

       他再也没有拿起剪断红线的那把剪刀。

       他阅了无数的情和爱,能清晰明了地指导每个红娘如何去完成他们的工作,将无数的有缘人结合到了一起,却始终看不破自己的红线。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想那个姑娘了,取而代之的,是毕雯珺的一颦一笑,想着他带自己去逛街,他握着自己的手去帮人偶绑红线,他让自己看人间的爱恨情仇,他在灯火下教自己念诗。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说的就是爱情。爱从来都是双方的。”

       可为什么后面一句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呢?李希侃没有问出口,他怕每一段爱情都不会有美好的结果。

       那一刻他才发现,他真正爱的是毕雯珺。

       “当局者迷。”毕雯珺曾经这么对他说。

 

       李希侃和冥王做了个交易。

       “我知道你爱的是尤长靖。我可以帮你修改他的姻缘线。”他仰起头,对孤零零地坐在冥府高位之上的神说道,“作为交换,我想看一个人的生死册。”

       偷阅天神的生死册本是大忌,但毕雯珺在下凡前已经被剥夺了神位,不再是神仙了。他查到了毕雯珺的转世,回去找对应的泥塑人偶。可李希侃仍旧没有找到毕雯珺或是他的人偶,又希望毕雯珺能获得真正的爱情,只能偷偷地下凡帮他修炼出真正的红线。

       毕雯珺已经喝下了孟婆汤,果然不记得自己了。

       听说他要娶一个漂亮的女人,李希侃心如刀绞,面上却依旧维持着没心没肺的笑,像很久以前那样跟在毕雯珺旁边,怂恿他去追自己的王妃。

       可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却在靠近毕雯珺时,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了起来。

 

 

 

       毕雯珺和李希侃赶到绑匪所在的地方的时候,那里已经乌泱泱地围满了人,矗立在黑黝黝的戈壁旁毫无感情地看着他们。

       纵使毕雯珺是当朝的亲王,是手握兵权以一敌百的大将,却仍然在这样的围攻下受了伤。他用剑支撑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腹部的伤口,半跪着转头对李希侃说:“走啊!快走啊!”

       李希侃愣愣地看着毕雯珺腹部流出的血,突然开始恨起来自己为什么是没有任何武力的月老,而不是什么赤手空拳就能打倒一片的战神、金甲神。

       他堂堂月老,却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他好像一夜之间又回到了那个躲在漆黑的房间里等待审判的夜晚,抱着头缩起来哭,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到有人拿着刀从暗处冲了出来,朝毕雯珺刺过去。

       紫色的影子一闪而过。李希侃忍着痛一把拔出了胸口的刀,反手砍死了这最后剩下的一个突厥人,摇摇欲坠地向后倒去。

       “李希侃——!”毕雯珺冲了过来接住了他,“你为什么要冲过来?我不是说了让你赶紧走吗?”

       “好疼……”李希侃嘶嘶地抽气,巨大的伤口让他已经无法维持人形了,狐狸耳朵和尾巴冒了出来,他白着脸对毕雯珺说,“你快去……找你的王妃……”

       他看着毕雯珺不为所动,甚至撕下衣角给自己包扎的时候开始慌了,他用力推着毕雯珺:“你快走啊!我答应了要帮你们牵红线的!你看到没我是妖怪!你不走我会吃了你的!”

       “行了,别骗我了。”毕雯珺抬头,定定地注视着李希侃,眼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神色,“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长进啊。”

       他都想起来了。

 

 

 

       毕雯珺当上月老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自己的红线,究竟被和谁连在了一起。当他看到红线的另一头,是一个没有名字只有生辰八字的、狐狸修炼成的人的时候,他觉得不可思议。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陷入爱情,爱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人改变,会让人深陷无法逃离,会让人义无反顾。

       当局者迷,月老应当永远是看破一切的、最清醒的那个人。

       最初遇到那只小狐狸的时候,毕雯珺并没有意识到他就是被和自己用红线牵连起来的人。只是觉得男孩不甘心的样子分外有趣,便带回了月老殿打下手。时间长了,却发现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离不开李希侃,一哭一笑、一举一动都牵挂着自己的心。

       等他发现自己的行为就像天下无数有情之人一样,发现他爱上了李希侃的时候,他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那对泥塑人偶被他放在了床底。再拿出来看的时候,“李希侃”三个字浮现在了人偶名字的地方。

       尽管李希侃说着恨他,可当他代替李希侃受罚的时候,他很平静,甚至产生了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如果他一直恨他的话,他离开的时候,李希侃也不会伤心了吧。只是没有机会带他去海南喝椰子、听他一板一眼地念诗、再给他买一次酱牛肉了。毕雯珺有些遗憾地想。

 

 

 

       “你下来的时候是不是又忘看生死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毕雯珺包扎好了,伸手摸了摸李希侃的狐狸耳朵,又摸了摸他的头,“那个王妃就是你喜欢的姑娘,有水神转世去救他呢,我们去凑什么热闹。”

       李希侃呆呆地看着毕雯珺,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在奈何桥边时的那种温柔的笑意。他张大着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滑下了脸庞。

       毕雯珺看见他这样无声地哭着忽然慌了:“诶,你别哭啊,我知道你恨我,我走,你别哭啊。”说着想要站起身。

       李希侃突然用力拽住毕雯珺的衣角,一把拖过来狠狠地抱住了他,嚎啕大哭:“你不许走!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许走!你不许走!”

       他在毕雯珺怀里哭得一抽一抽地,上气不接下气,毕雯珺只能搂着他,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他的脊背。李希侃哽咽着说:“当时我不让你、你走,你还是走了……月老殿那么大,我一个人好孤独……你说得对,我根本不喜欢那个姑娘……呜……我明明喜欢的是你……结果你还是走了……这次你不、不许走了……”

       “好,不走。”

       “毕雯珺!”李希侃直起身子,一脸英勇就义,“就算我、我到现在都没有学会什么是爱,但是——”

       “我爱你——!”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嘴里胡言乱语的嚷嚷,“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可是一个月老的爱!是司掌天下姻缘的神仙的爱!你没有权利拒绝……唔……”

       毕雯珺倾身吻了上去。

       “我也爱你,李希侃。”

        月老的红线,从来没有出过错。

 

 

    “我的月老大人啊!!!您已经半个月没工作了,赶紧回来吧!!!”

    “嘿!老子辞职不干了!我把前任月老找回来了!有事找他吧!”

  

-END-



评论(38)
热度(1531)

© 上元节祭典 | Powered by LOFTER